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玄幻 > 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

>

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

不知六七作者 著

玄幻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19 01:27:01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

《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内容节选

苏扶风的一生可以用波澜壮阔来形容。婴儿时期被剑宗宗主看上收做弟子,别人抓周抓的是毛笔金银,他抓的是剑,各种各样的剑,抓到就是他的。八岁遇上自己的一生之敌,从此在宿敌的鞭笞下一骑绝尘,领先无数同

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全文免费阅读_咸鱼反派被迫修罗场[重生]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苏扶风的一生可以用波澜壮阔来形容。

婴儿时期被剑宗宗主看上收做弟子,别人抓周抓的是毛笔金银,他抓的是剑,各种各样的剑,抓到就是他的。

八岁遇上自己的一生之敌,从此在宿敌的鞭笞下一骑绝尘,领先无数同龄人。

百岁那年,师傅把宗主位传给宿敌——他的小师弟。

然后他死了,并发现自己的世界是一本书,书的作者是他小师弟,他的宿敌。

自己的宿敌是自己亲爹之外的另一个爹。

苏扶风死得不冤。

谁让他有个逮人就咬的疯狗爹?

他翻了那本名为《蝼蚁》的书后想了很久。

从书名能看出来作者写这本书的立意是什么,在他眼里自己这样的人何尝不是蝼蚁,亏他还和小师弟争了这些年,当真的只有自己这个纸片人。

这本书的主角不同于一般的小说主角,别的主角升级打怪惩奸除恶,这本书伪善主角逼别人弃善从恶,然后除恶,为此设计了不少逼人为反派的情节。

三观不正的作者穿书到三观不正的主角身上,负负得无穷负。

主角如此,反派就要倒霉了,苏扶风就是这个倒霉蛋。

苏扶风死得惨,如果能重来,他能离主角兼作者小师弟要多远有多远,还有那两位师兄,他也不要了,最好师尊也扔了,就带着剑灵回家过日子。

苏扶风发了会呆,在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中回过神。

“苏扶风,你竟敢拿我挖蚂蚁洞!你快点把我收起来!他们爬我身上了哇哇哇!!救命呜呜呜……”

听到声音,苏扶风眼一红,想起上辈子剑灵在他身前一阵阵的战栗,疼得要死,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嘴里还坚持着骂小师弟。

是他剑灵的声音,他还没死?

苏扶风低头一看自己短小的腿,还有稚嫩小巧的手。

抬头看了眼蜿蜒而上的登云梯,以及排了三千多里路的长队,队伍里都是孩子,剑宗只招十二岁以下的考生。

今天大概是剑宗招生的日子,他身为宗主弟子之一,是该到场的。

“我几岁?”

“苏扶风是不是病了?你今年八岁,呜呜呜快把我拿起来。”

哦,他重生了。

重生到八岁这年。

剑宗招生考试曾经横空出世过一个剑修天才,当场被剑宗宗主收做关门弟子。

剑宗宗主说过苏扶风是他的关门弟子,突然来这么一出,众人不敢看宗主,只好把视线转移到苏扶风身上。

苏扶风常年以宗主关门弟子自居,众星拱月长大,被惯得不知天高地厚,只觉得万物都是围着太阳转,这世界该围着苏扶风转。

他从来就没输给过别人,这次对比让他产生了威胁感。

也许从这一刻开始,就注定苏扶风不能和小师弟和平共处,就此开启反派之路。

这两日是宗主收徒的日子,苏扶风正巧重生到这一天,他都怀疑是老天让他阻止顾俗成为他师弟。

不过想想也知道主角光环和作者意志是不允许他这么做的。

连天地同寿的神剑都能被作者意识碾碎,他这个小小反派算什么?

苏扶风随手拂掉剑身上的蚂蚁,止住剑灵的嚎哭,轻生斥道:“天下第一神剑被蚂蚁吓哭,丢不丢人?”

剑灵声音哽咽:“我还是小孩子,不丢人!”

剑有名字,唤微云。苏扶风忘记前世剑灵是何时出现的,好像不是现在。

“你何时生出来的?”

“一万多年前,我爹爹生的。”微云傻乎乎。

苏扶风:“……你何时会说话的?”

“刚刚啊。”

他重生了,剑灵也提早出来了,有些东西变了。

但都与苏扶风无关,上辈子风光无限过,众叛亲离过,无论是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还是可怜虫的日子他都腻了。

等到师尊为小师弟出关,他就可以禀明师尊,还俗回家,当一世闲人散客,总好过殚精竭虑计较一生。

苏扶风拾阶而上,红色衣摆不染尘灰。

他生来富贵,是不知道收敛为何物的。

旁的剑修大多穿黑衣,还有学话本里装13穿白衣,独他一袭红衣烈焰,戴金翠,缀明珠。

总之不像剑修。

他现在还是个富贵的小团子,一阶一阶地爬登云梯。

就算宗主来了都要从登云梯过,说是对剑修的考验。

苏扶风觉得纯属给自己找罪受。

苏扶风年岁虽小,好歹是个剑修,走很长的阶梯都不喘。

微云刚能说话嘴巴闲不住,在他的干扰下,苏扶风很轻易就忽视落在他身上的目光。

直到被人一把拉住。

那是个十二岁男孩,居高临下,目光冒出火来:“后面排队。”

男孩把苏扶风当成插队的。

如果苏扶风真的是八岁的他,早就把人打到不知道哪去了,但现在的苏扶风心性得到非同一般的锻炼,整个人温和得不像孩子。

他好脾气指引:“这位小友,你试着换换思路,比如我不是考生。”

男孩不屑看他:“你这个年纪不是来考试是干什么的?剑修没有穿成你这样的。”

苏扶风有理由怀疑,如果他说自己是宗主弟子会被人以为他在给剑宗招黑。

“你说得有道理。”

男孩一脸:果然如此。

“那就到后面排队。”

苏扶风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队伍,陷入沉默。

“啧。”男孩后面一个锦衣华服的小公子出声,“我不考了,位置给你吧。“

再后面的人不同意:“凭什么?”

“凭他好看啊,你好看点我就直接让你了。”他非常洒脱地让出位置,“不知道有什么好修的,我是苏扶风吗,能得到宗主青眼吗?”

全修真界都知道剑宗有一个从出生就保送到剑宗的苏扶风。

苏扶风:“……”你虽然得不到宗主青眼,但得到苏扶风青眼。

“谢啦,兄弟。”

“嗨,小事,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这小伙子是个颜控,看脸。

对于他小小年纪就如此慧眼,苏扶风十分欣慰:“我叫苏扶风。”

小兄弟咽了咽唾沫,震惊了一瞬,然后以这人脑袋不太好使的眼神看了他最后一眼,最终没说什么,走了。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如此简单,单纯的看脸。

剑宗考试是规矩,不管是谁,只要年纪在十二岁以下都得考一回试,除了苏扶风。就连身为主角的小师弟都是以第一的名次进来的。

剑宗考试报名是有门槛的,首先就是要先爬上这登云梯才有资格报名,这一道门槛劝退了不少人,比如刚刚的小兄弟。

其次得过了宗主设置的关卡——在密闭的空间里待十几秒,这一关被施了时间阵法,在外面不过十来秒,里面已是一天,如果中途受不了,把符咒捏碎就可以出来,但会同时算作放弃报名资格。

这两条规矩别的门派是不敢设的,一宗三岛五派八世家,剑宗有这个底气,从报名人数就能看出来。

十人一批,很快就到了苏扶风这一批。

男孩转头看了苏扶风一眼,哼一声:“就算插队又怎么样,不还是连报名资格都没有?”

苏扶风:“我还没有弃赛,你言之过早。”

十个柜子敞开了门,似乎在欢迎他们。他们进到箱子里,时间到了箱子会自动打开,这样就拥有报名资格了。

“我不进去!”一个小男孩哭着,“太不吉利了,我要回家!”

苏扶风:“……”好像是有点。

剑宗弟子:“……你走吧。”

“我也要回家!”

“我……呜哇!我进去。”

剩下八个人一齐进到柜子里。

黑暗一下子就淹没人体,不能视物,四处都是壁垒。

苏扶风无聊地扯着微云身上的剑穗,没有觉得哪里憋闷,没有恐惧。这种感觉他可太熟悉了,不管是在剑宗还是在魔城,没什么不同。

他只是睡了一觉,白光刺眼,终于把他从睡梦中扰醒。

结束了。

有好几人哭了,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因为失去报名资格,苏扶风淡漠看着。

上辈子他们都说,娇气任性的苏扶风连考试报名资格都没有。

苏扶风低眉一笑。

连他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惜他再不能以那个年纪的心智参加考核。

“你们两个,过来领过关令牌。”守关人神色满意,每个拥有报名资格的人都有可能成为他的同门。

嘲讽苏扶风的男孩浑身湿透,额上豆大的汗珠滴落,脸色苍白,呼吸急促,闻言抬起头看向守关人。

“这批有两个,不错。”

苏扶风领过报名令牌,后面才开始正式考试。

考试分为四门,每过一关领一个令牌,分别是赤令,白令,玄令和弟子令。

拿到弟子令的已经默认是剑宗的人,假如没有弟子令,手持白令的弟子也有机会被剑宗长老收入门下。

苏扶风和男孩拿着过关令牌面面相觑。

“封程。”男孩吐出两个字,这是他的名字。

他还被报名关卡影响着,周身气氛很凝重。

苏扶风记得封程。

封程,大师兄的五弟子,唯顾俗命是从,对苏扶风深恶痛绝。

除了大师兄那几个看着他长到八岁的徒弟,只要和顾俗同期进宗的师侄们对他的态度大都是这样的。

封程现在只是十二岁的孩子,还没结识小师弟,更没有围剿过他,苏扶风不跟他计较,只点头。

“你很强。”封程夸道。

苏扶风大气都没有喘一下,状态和考核之前没有区别,这在别人眼里是道心坚定的表现。

“你的名字?”

苏扶风明明已经介绍过了。

他果然没信苏扶风就是苏扶风。

“苏扶风。”爱信不信。

封程表情没变:“我知道了。”

他应该接受了苏扶风是他自己的事实。

“剑宗宗主的关门弟子就叫苏扶风,你进宗以后恐怕得改个名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