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玄幻 > 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

>

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

花笙酿作者 著

玄幻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16 20:50:54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 被顶级Alpha咬到后我分化了

《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内容节选

冷汗如雨,几经挣扎,郁无涯硬生生从混沌中痛醒了过来。消散的意识逐渐回笼,郁无涯尝试着睁开眼,第一次失败了,尝试了两次才睁开。只是一个睁眼的小动作,仿佛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逐渐清晰的视野中一片狼藉,

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_失忆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冷汗如雨,几经挣扎,郁无涯硬生生从混沌中痛醒了过来。消散的意识逐渐回笼,郁无涯尝试着睁开眼,第一次失败了,尝试了两次才睁开。只是一个睁眼的小动作,仿佛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逐渐清晰的视野中一片狼藉,不远处的屋墙上从窗户连着墙破了一个大洞,隐约可见屋内桌椅倾倒,珍玩散碎一地。

时间在这一刻停滞,郁无涯脑海中涌入大段记忆。他的思维还停留在他车祸死亡的情景,这会才意识到他大概是遇到了电视剧里的穿越。

他曾经还和隔壁研究所主攻量子力学的同学讨论过穿越,当时说得轻松,现在真遇到了,一时真有点反应不及。

原身的记忆一拥而入,郁无涯也顾不上想别的了,他直接被原身劲爆的人生经历雷了个外酥里脆。

原身和他同名,这位郁无涯痴恋将他养大的师尊灵心剑宗宗主。他为这份不伦之恋不惜勾结魔族,下药魅惑师尊,甚至诱发了他这位修无情道的师尊的心魔。

修真界,叛师犯上的逆徒,到底哪个更值得他这个规规矩矩的二十一世纪青年科学家吐槽?郁无涯一阵凌乱。

他有些颤巍巍地抬起头,不知道是痛得,还是难堪得……视线从屋墙破洞处投进去,正看到一位白衣玉冠的美男子。

男人白衣高洁却衣襟散乱,袒露的胸腹之上可见少许鞭痕,红痕白肤,加上位置极其暧昧,郁无涯二十四年人生中,从未见过如此露骨的场景,立刻就被刺激得抓到了刚接收的记忆点。

这具身体的原身当真生猛,在他穿过来之前,这位已经给他的亲师尊下了药,然后就把他畸恋多年的师尊按在书桌上欲行不轨,所幸只是玩了玩鞭子的情趣,还没真正得手就被运功压制住毒素的师尊打飞了。

打飞了……

那他郁无涯,是不是要被钉上仙门耻辱柱,永世不得翻身。

没等他细想这个修真界的设定,只见屋内的男人飞身而来,周身裹挟着令人胆寒的气势。这位名满三界的剑尊阁下,正在狰狞万分的看着他素来偏宠的小徒弟,盛传的无双风华,大概已经祭剑了。

毕竟任谁被最疼爱的徒弟下药差点……以后,都没法继续圣父吧。这不仅是徒弟判师的问题,这还事关男人的尊严。

郁无涯:“……”他现在说不是他干的,还能活下来吗?可他虽然是gay,但他真的没有做1的梦想啊!

艰难的抬手擦了一把嘴角的血,郁无涯开始思考再死一死能不能死回现代。如果不能的话,那死于尴尬症和死于剑尊剑下,哪个更和谐一点?

剑尊以气驭剑,剑光如练,心魔操控之下,原本耀眼的金色剑光都被染红,铺天盖地般的血光朝郁无涯奔泻而来。死亡再次逼近的那一刻,刚才的纠结已经变成了一个矫情的笑话,郁无涯汗毛倒竖,脱口大喊:“师尊不要啊!”

那一刻,郁无涯心思百转,来不及分辨就汇成了一个念头,他不甘心在重生之后就这样死去,他要活下去!可是……他还有机会吗?

剑光削过他头顶发髻,削落一簇青丝,削过他肩头,硬生生削下来一片血肉,然后击中他身侧的地面,在坚硬的石砖上击出一条深深的缝隙。

这足以将他劈成两半的一剑,终究是偏了。郁无涯没想到他瞎喊也有用,看来剑尊还没有完全失去神志。

他不能死在这里,也不能让剑尊死在这里,不然他就算活下来也难有立足之地。

郁无涯急中生智,摸出了身上的信号弹。他照着原主记忆里的方式运转灵脉放出信号,烟花在头顶炸响。这信号弹是灵心剑宗弟子每人都有的,宗门规定,在生死存亡之际可以发出信号,见到烟花传讯后,附近所有宗门弟子必须第一时间赶往事发地,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经历了刚才那生死边缘的一剑,郁无涯的思路反而清晰起来,名声什么的以后再说,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剑尊,让他不要挥出第二剑。

有主的仙剑有灵,此时已经自发回到剑尊手中,剑尊持剑逼近,形如罗刹。

“师尊,我已放出信号,大家很快就到,一定会有办法控制师尊的心魔。”郁无涯咳出一口血,疼得满脸是泪。而他完全不顾及身上的伤,艰难地爬向了几步外的崖边。

灵心剑尊修无情剑,居所也安置在峭壁悬崖之上,殿外一面是陡峭石阶,另一面则是无底深渊,掉下去就是死。郁无涯仗着剑尊还有一丝理智,没有更好的办法,决定兵行险着。

“师,师尊抚养我长大,我敬师尊如父,绝没有背叛亵渎之意。刚才非我本心,但我也无法解释。”

郁无涯以额触地,再抬起头时,剑尊手中的无情剑抵上了他的眉心。

剑尖刺破眉心的肌肤,鲜血溢出,郁无涯恍若未觉。

“师尊若是不信我,我唯有一死以证清白。徒儿……无涯……在此拜谢师尊大恩,唯有来世再报……”

说着,只见他粲然一笑,爬起来,半只脚伸到了悬崖外。

“师尊——!”剑尊座下二弟子呼延崇第一个赶到,正看到郁无涯欲要跳下悬崖的一幕。

呼延崇飞身而起扑过去抓他,结果距离预估偏差,肩膀撞到了他身上。就这么轻轻一撞,让半只脚在悬崖外的郁无涯失了平衡。

“嘶啦”,裂帛声响过,呼延崇只抓住他肩头一块布料,眼睁睁看着他们素来疼爱的小师弟跌落绵延无尽的山雾之中。

“小师弟——!”

呼延崇火急火燎的呼喊声在悬崖之中回荡,被他撞下去的郁无涯惊恐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哪里来的大冤种!!!

剑尊还未清醒,剑宗长老和剑尊的亲传弟子们齐聚,好一番力气才控制住发狂的剑尊。郁无涯勾结的魔族还在山下等他的传讯符好越境上山,等得已经很不耐烦。可无论山上还是山下的混乱都跟郁无涯无关了,他现在只想控制住自己的尖叫。

万丈深渊自由落体,他完全无法控制,嘶喊成了加强版尖叫鸡。最后一刻小龙女的运气附体,崖下竟是一方深潭。他倒栽葱入水,扑通一声,直接被激起的巨大水花拍晕了过去。

等郁无涯再醒来已经是一天后,半边身体冰寒,半边身体温暖,冰火两重天的折磨之下,郁无涯睁开了眼。

一天内两次醒来昏去,郁无涯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

因为刚醒,眼睛还不是很适应光亮,他下意识看向了稍暗的方位。入目是一个山洞,冰雪覆盖,他此刻就躺在冰上,难怪觉得冷。

等适应了一些他才看向光亮的另一面,那里有一团火,温暖了他半边身体,也融化了一些坚冰。火堆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黑衣黑发,正闭目打坐。

看清人以后郁无涯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毕竟这位比他发了狂的师尊帅多了,是那种连男人都要赞叹的帅气。

鼻若悬胆,剑眉星目,五官线条冷硬如刀锋,他睁开双眼后,那双浅棕色的瞳仁在火光映照下流光闪耀,明明气质极冷,却又带出一些若有似无引人靠近的温暖。

这么躺着太冷了,有大帅哥可看也冷得发抖,郁无涯挣扎着坐起身来,然后就缓慢站起来往男人身边走去。

男人像是没看见他的靠近,没有什么表情变化。郁无涯也不在意他的冷漠,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借坐,谢了。”终于隔离开冰面,坐在了山洞里唯一干燥柔软的干草堆上,郁无涯舒服得呼出一口气。

两人距离近了,男人微微绷直了身体,看得出来并不喜欢被人主动靠近,但是也没有拒绝。

“是你救了我。”郁无涯学着原身记忆中的样子拱手一礼,肯定地说,“救命之恩,等我有本事,等你有需要,还你。”

坦荡,有自知之明,虽然还是不愿意理他,但听到他的话,男人周身的气势收敛了一些。郁无涯只觉得压迫感没那么强烈了,整个人好像有了喘气的余地,放松了下来。

郁无涯,二十四岁博士毕业,绝对称得上华国顶尖天才,专研药理学方向。从本科就开始跟原研药团队,现供职于国家医药科学院,前途大好,却意外死于一场车祸。

他还有很多想做的实验,还有没整理的实验数据、没写完的论文,他还没来得及谈一场恋爱。可再多的不甘心,面对眼前的情形,也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侧头看一眼旁边坐着的男人,他心想好歹这里的男人颜值高。苦中作乐吧,对他这个纯情颜控小gay来说,绝对算得上福利。

男人伸手往火堆里添柴,他的手指修长笔直,骨节分明,手心指腹有薄茧,但并不显得粗鲁,反而显出男性的力量。郁无涯颜控更手控,他悄悄偷看,以为男人没发现,其实他再细微的动作在他眼里都清楚得很。

他看得心驰神往,对方屈指轻弹,火光突然暴起,一下就燎着了他的眉毛。郁无涯吓得往后直退,一屁股又跌到了冰面上。

“咳咳咳……”

男人小惩大诫,郁无涯却根本没意识到对方是故意的。他闻着眉毛的焦味安静坐了不到两分钟,又凑过去问:“我叫郁无涯,恩公怎么称呼?”

他歪着头,像好奇的小狗一般双眼亮晶晶,就这么看着身边的男人,小小的弯了嘴角。

这是男人第一次正眼看他,本来不愿意理他自来熟的发问,可看到他没有一丝阴霾的表情,心头的恶念却如野草般疯长。

看他打扮是剑宗弟子,想必恨他入骨。

那便回答他,最好是能看到他听到答案以后恐惧畏怕又厌恶的表情,那他就干脆杀了他。男人这么想着,两片苍白的薄唇轻启:“凛怀霜。”

他的发音有些滞涩,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了似的,声音却很好听,低沉如醇酒。

凛怀霜不错眼地看着郁无涯,但他的脸上却没出现预料中的神情。他像是真的不曾听过他的名姓,依旧热情而坦率,听完还说起出处:“心懍懍以怀霜,志眇眇而临云。”

他的话太过自然,凛怀霜蹙眉。

“好名字!如彼竹柏,负雪怀霜,凛然正气。”

郁无涯的笑声回荡在冰雪覆盖的山洞里,仿佛将这冰天雪地也染上了一缕彩色。

凛怀霜自嘲地想,看来是他消失得太久,仙门早已将他遗忘,后辈之中再无人提起他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