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玄幻 > 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

>

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

鱼里里x作者 著

玄幻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30 07:53:36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 海神的人鱼公主 不想当万人迷的第N天

《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内容节选

三月初七,多云。夕阳染红了整个天空,一名少女站在一座莹白如玉的桥中央。晚风卷起几片薄薄的花瓣落在她纯白色的裙摆上,像缥缈的画中人。“大小姐?”岸边有人看见了桥上的身影,连忙御剑来到她身侧,

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_穿成反派的早死白月光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三月初七,多云。

夕阳染红了整个天空,一名少女站在一座莹白如玉的桥中央。晚风卷起几片薄薄的花瓣落在她纯白色的裙摆上,像缥缈的画中人。

“大小姐?”岸边有人看见了桥上的身影,连忙御剑来到她身侧,小心翼翼地问道:“穗穗小姐,您今日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虞穗穗默默打量着他。

来人是名长得不错的年轻男人,放在现代可以被叫作帅哥的水平。

但这个世界明显不是现代,对方穿着古色古香的长衫长袍,一头黑发束在脑后,还脱离了牛顿定律踩着剑凌空飞起。

于是她就悟了:这是个古代仙侠世界。

虞穗穗是穿书局的新人,两分钟前刚穿来,系统还没来及将剧情传输给她,她不知道“大小姐”原本的人设,只矜持着点了点头。

虞穗穗比较咸鱼,好在分配给新人的任务都比较简单,大多都是扮演路人甲炮灰乙龙套丙之流,她就算咸也咸得理直气壮。

“马上就要入夜了,大小姐还是请早些回去吧。”年轻小帅哥满脸惶恐:“您身体弱,怕是经不起月凝桥上的寒气。若是掌门大人怪罪下来,我们都不好交代。”

虞穗穗陷入迷茫,她本人不是喜欢为难别人的人,不过看对方这副紧张的样子,不晓得“大小姐”平日里会不会时不时的任性一把。

“掌门大人今日原本就心情不好。”话痨帅哥没察觉到面前的大小姐换了个芯子,仍在絮絮叨叨:“那谢容景真是不识好歹,到底是魔种出身,要我说就该把这种人——”

察觉到她许久没有反应,小话痨自知失言:“对不起大小姐,不该提这些烦心事……”

虞穗穗其实不介意的,在不知晓剧情的情报空窗期,她希望对方聊得越多越好。

等等。

他刚刚说谁?

谢容景?

这个名字,她似乎是听过的。

谢容景是某本仙侠小说里大反派的名字,因为太疯批而时常被穿书局的前辈们所提起,连虞穗穗这个没看过小说的新人都有所耳闻。

他是上一届魔王谢冕的儿子,谢冕被仙门百家围剿杀死后,年幼的谢容景被好心的正道门派所收养,试图将这个小魔头教育成根正苗红的好少年。

但事实证明:谢容景的恶是刻在骨子里的,他无法做到感恩,也拒绝被教化。

待他拥有力量后,第一件事便是血洗了曾经呆过的门派。

听说在每个轮回中,后期的谢容景都会阴晴不定又杀人如麻,凭一己之力令无数前辈提到这个男人就退避三舍,宁愿扣工资也不做来自这个世界的任务。

穿书局论坛上搜关键词“谢容景”,帖子没有一百也有九十多条。

【家人们就是说,我第一次穿成女主,连要攻略的男主面还没见到,他就被谢容景刀了……任务直接判定失败,有比我更倒霉的人吗??】

【无大语,穿成小反派想划划水,结果要欺负的人都被谢容景提前宰了!!】

【上个任务是穿成谢容景的手下,本一米九的猛男被他吓得每晚躲在被窝里哭QAQ。】

【哪个系统发布的任务,站出来我绝对不打你,让我穿成和谢容景有仇的弟弟??你不如直接鲨了我。】

……

虞穗穗开始祈祷:希望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和谢容景不说八竿子打不着,也要毫无关系。

正在这时,她的脑中适时响起系统的机械音。

【宿主你好,《剑仙》剧情已开始传输。】

书中的剧情和原身的记忆一同瞬间涌进她的脑海,虞穗穗扶着额头晃了一瞬。

“大小姐,你没事吧?”话痨帅哥看起来担心地快哭了。

虞穗穗摇摇头。

事实上,她很想说她有事。

她也担心地快哭了。

好消息:和原本所想的差不多,她只需要扮演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小配角,在整本书中的戏份可能只有三百字。

坏消息:她演的角色是谢容景最亲近的人,也就是他早死的那个白月光。

……难搞哦。

“剧情已传输完毕,祝宿主任务顺利=w=!”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宿主加油,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撤啦~”

穿书局人手严重不足,他们做系统的根本不会将穿越者们从任务开始带到结束,都是发完剧情就走留他们自由发挥。

“有事。”虞穗穗诚恳地问道:“能换一个任务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穗穗垂下眼轻轻叹气。

月凝桥很高,湖水照不清她的面容,只能看见一条朦胧的白影。

到底是第一次穿越的女孩子,会不喜欢和这种声名狼藉的大反派接触实属正常,系统也明白这点,试图为她打气。

“宿主,其实这个任务并不是很难的。”

“谢容景虽然是反派,但根据我们的调查,现在他还是个人畜无害的普通弟子。你也不需要攻略他,我们不会发布这种明显做不到的任务。只需要对他好些再替他死一下,让他记着你就够了。”

《剑仙》以正牌男主的冒险为主线剧情,谢容景只是个出场即巅峰的反派,对他的过去描写甚少。

好在虞穗穗的目标并不是感化谢容景,只是对他好而已,还是能做到的。

既来之则安之,她会努力的!

*

系统放心地离开了,而虞穗穗思来想去,决定趁着天还没黑透,先去见谢容景一面。

《异世界穿越指南》第33条:越早和任务对象认识,越有利于接下来的进展。

“大小姐,您这是要过月凝桥?”一直跟着她的小话痨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万万不行!”

虞穗穗没空搭理他,还在忙着整理脑子里突然多出的记忆。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个叫作天照门的门派,正是以后会被谢容景灭门的那个。

彼时的天照门尚未没落,还占据着四大门派之一的位置。

天照门由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组成,而月凝桥正是衔接两座山的唯一纽带,若是从低处抬头望去,宛如一道银白色的天堑。

虞穗穗在这个世界里的身份是掌门的女儿,一名体弱多病很少出来见人的大小姐,平日里住在月凝桥以南的主峰,而北方的侧峰则是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的住所。

原主常年卧病在床,社交圈几乎为零,虞穗穗可以自由发挥,不怕ooc。

见她并未停下脚步,身旁的小跟班急了:“您身份尊贵,岂能去北峰那种地方。”

……怎么又被阻止了。

奇怪,去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虞穗穗不得不从记忆里翻出这名跟班的名字。

对方似乎是叫裴林,是天照门的弟子之一,主要负责月凝桥上的视察工作。

用虞穗穗的话讲,就是名常驻保安小哥。

太好了,出现的正是时候!

原主和谢容景的身份差距巨大,平日没有一丝一毫的交集。书中对于少年谢容景的描述少之又少,所以她并不知对方住在哪里、长什么样子。

正好缺一个带路的,于是虞穗穗自然答道:“我要去找谢容景,你带我去。”

她显然忘记了裴林刚刚说了什么。

“见那小杂种?”裴林满脸惊诧,又见她不似在说笑,犹豫着回答:“这种事何必劳烦大小姐亲自跑一趟……属下派人将他带来便是。”

让谢容景去见她?

也行吧。

虞穗穗没再强求,第一天开工混个脸熟而已,谁去见谁听起来都差不多。

她走下月凝桥踏上南峰,天色已是黄昏,道路两旁叫不出名的奇花异草皆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空气中隐隐回荡着某种令人心旷神怡的音律,宛若仙境一般。

原主的住所离月凝桥不远,是处幽静而灵气十足的小庭院,门前栽着一排鲜翠欲滴的竹林。

屋内的陈设简单而又秀雅,是正统的仙门少女的闺房,紫檀木制成的桌上陈着把碧绿色的七弦琴。

虞穗穗看见什么都觉着新奇,连窗前报时的灵鸟也要摸摸人家的羽毛。

她从灵鸟玩到会发光的灵花灵草,还拨弄了两下琴弦,正恢复咸鱼本性瘫在躺椅上发呆时,外面有仙童报,说裴林师兄来了。

啊这……她还没休息够呢。

虞穗穗想,不愧是仙侠世界,效率就是高。

她清清嗓子:“进来吧。”

裴林没进屋,仍旧站在门前汇报:“那姓谢的小魔种属下带来了,是押往执法堂还是送去幽闭室关上几天?还请大小姐定夺。”

虞穗穗:?!

等等……

什么执法堂什么幽闭室,她怎么没听明白。

她推开房门,目光从裴林身侧越过,停在竹林下一个灰扑扑的影子上。

竹影摇曳,惨白的月色将那人的身形勾勒的有些单薄,一头墨发倾泻而下挡住了他的脸,只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露在衣袍外面。他的双手紧握成拳,手腕上戴着一对黑色镣铐,有暗红色的液体顺着小臂蜿蜒流下,吧嗒嗒滴落在地上。

虞穗穗一愣。

这,这不会是……

“他全身的经脉都被废掉了,大小姐请放心。”裴林察觉到大小姐的表情,连忙解释道。

虞穗穗感到一种强烈的反差感。

她很难把剧情里暴戾阴暗的谢容景,和眼前这个狼狈的影子联系在一起。

好在她还记得自己的任务,管他谢容景是大魔王还是小可怜,认真完成就是了。

话说怎样成为一个人的白月光?

穿越课上有教过,无非就是给他治伤,为他求情,替他挡伤害。

如果有条件的话,还可以客串一下他的金手指。

于是,虞穗穗不顾裴林讶异的视线,径直走到谢容景身前蹲下。

她雪白的裙摆垂至地面,本该一尘不染的裙子上肉眼可见地沾了些血迹与泥印。

“你没事吧。”她轻轻问。

谢容景没有反应。

他只是安静地蜷缩成一团,虞穗穗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气,夹杂着某种不知名的甜香,仿佛盛开到即将腐烂的花朵,散发着危险而又甜腻的气息。

“没听见吗?大小姐问你话呢。”裴林大声道。

这个兄弟怎么回事,完完全全在扯后腿嘛。

于是,虞穗穗选择和裴林划清界限。

她站起身,挡住对方看向谢容景的视线:“我在和他讲话,你先不要插嘴。”

不得不说“大小姐”这个头衔还挺好用,保安兄弟头一低,沉默了。

身旁传来一声低笑,如同耳语那般轻。

虞穗穗下意识回头,正对上双幽黑的瞳孔。

一直没有反应的大反派不知何时抬起了头,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一股殷红的血液顺着薄薄的唇角流下,更显得皮肤白得不正常。

按说经脉皆断的人将会承受如万蚁噬心般的痛苦,可面前的人神色平静,甚至还有心情对虞穗穗勾起嘴角。

他的嗓音微凉,带着几分甜腻的沙哑。

他对虞穗穗说。

“我好疼呀,大小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