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玄幻 > 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

>

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

墨钧作者 著

玄幻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09-28 19:49:0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今天魔尊弃暗投明了吗 跪求女主放过本咸鱼 为师真的不是海王 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

《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内容节选

这是一条长长的阶梯,以白玉为阶,上面镂刻法阵,有灵光流转其中。储真抬起头,这阶梯从自己脚下向上延伸出去,直到被迷蒙雾气所遮掩,一直看不到尽头。储真又朝左右看,随着他们的攀登,已经到了山的中端,周围

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全文免费阅读_我在魔界吃软饭的那些年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这是一条长长的阶梯,以白玉为阶,上面镂刻法阵,有灵光流转其中。

储真抬起头,这阶梯从自己脚下向上延伸出去,直到被迷蒙雾气所遮掩,一直看不到尽头。储真又朝左右看,随着他们的攀登,已经到了山的中端,周围云雾缭绕,偶有大风吹开雾气,就能看到黑沉沉的尖石,和远处同样黑沉沉的山峦,没有半分绿意。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又低着头,闷不做声的跟着前面的人往前。

若是换成一年前她刚穿来的时候,她只怕爬不到三十阶,就要腿软的喘三喘。

没错,储真是穿越的。

没有前因,没有系统,没有小说剧本在手。

相貌没有变得国色天香,还是像自己穿越前那样,储真还对着镜子摸了摸胸,连这里也如以前那样小的可怜。

真是让人悲伤。

储真就这么被扔到了异世界,还好这世界是修仙世界,没有语言差异。

这个世界的储真是土木双系灵根,现代社会有句话说“一朝入土木,十年愁白头”,到了异世界也差不多,土木不是干建筑,就是被拉去种灵田,总之就是逃不开的体力活。

储真在现代社会就是农大的学生,刚刚毕业踏入社会,刚习惯社畜生活。现在换个环境,左右都是种田,她适应良好,远离打打杀杀,兢兢业业的当着她的小虾米,直到现在。

“这位师妹,你是哪一门的弟子?”

安静得太久了,身旁的女修看了过来。

储真腼腆着脸不说话,她……其实也不知道,她穿越了一年,但一直都在干活,只知道自己在仙门,哪个仙门,她总不好拉人问吧,据说夺舍在玄幻世界是重罪,她可不敢被人看出端倪!

就连被扔到队伍中,也是因为师父对管事的人说:“储真人老实话少,种田很好。就她吧。”

她当然话少,她直接被扔到这个异世界,什么都不知道,除了少说话,多干活,她能做什么?

管事叫她过来,打量一番,说了以下几句话:“你将代表宗门去魔界种灵田,以示两界友好。”

储真:??

“记得过去了不要对魔尊有不该有的想法。”

储真:???

“去吧。”

于是储真就顶着满头问号的来了。

来了一看,他们这一群人,来自各种各样的宗门,约莫有百人,无一例外,长得都很好看,储真放在里面就像是一个小鹌鹑,灰扑扑的不起眼。这一度让储真惶恐,自己是不是被扔错了队伍,又或是被宗门卖了。

还是说,如今的修真界,连种田打铁的,都要求颜值了?这么内卷的吗?

女修似乎并不在意,又问:“看你样子,年纪不大吧?”

储真想了想,回答:“我今年二十四岁。”

女修便长长叹气:“你还这样年轻,怎么就把你往这绝路上送呢?”

储真骤然一惊,她是往绝路上送吗?她回想起临行前她那便宜管事的话,结结巴巴的问:“我,我不是来种田的么?”

“我是来炼丹的。”女修给了储真一个“你太年轻”的表情:“这可是魔界啊!穷山恶水的,能种出什么来?我们啊,都是被宗门放弃了,才送来的这里的。”说到此处,女修脸上现出一种凄楚之色来。

储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她对宗门没什么归属感,自己在异世界一年里,见到的人还没见到的植物多。对她而言,换了异世界也好,换了魔界也好,反正……都是要种田么,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女修见储真不说话,摇摇头:“可怜的孩子,吓傻了。”

储真:这真没有……这就是社交牛逼症吗?无论你什么表情,都会被解读,然后再把话题延续下去。

前方的领头人回转身来,冷冰冰的:“多嘴。”

话音落下,女修浑身一颤,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储真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半截舌头竟被女修吐了出来。那领头人竟然在眨眼之间就削掉了那女修的舌头。

你们修仙世界就是这么暴力的吗?不愧是魔族……等等!这个领头的从人界将他们带到魔界,那她应当是个人修才是。这种二话不说就割舌头的动作,真的不是魔修吗?

这一点也不正道啊!

储真何时看过这样的场景,她浑身颤抖,还不忘扶着那女修。那女修一边咳血,一边冲她摆手,手忙脚乱的从怀中掏出一枚鹌鹑蛋大小的丹药往肚子里咽。

储真急忙拍打着女修的后背,眼泪都要下来了。这么大的一枚丹药,就着满口血往里灌,这是什么样的勇士啊!储真为勇士流泪。

“大妹子,好了好了,看不出来你手劲还挺大的。”

一道声音传入耳中,准确说来,是传到脑海里。听声线,正是面前这女修的声音。

储真迟疑着眨了下眼睛,只见这女修冲她笑了笑,一张嘴,朝她伸了下舌头。舌头完好,一点破损都没有。储真满脸疑惑,迷茫的又低头,地上的鲜血和那半截舌头都还在。

储真默默的往旁边走了两步。

“哈哈,被吓了一跳吧。也是我不对,应该用传音的,被领官大人小小惩戒一番也是应该的。”女声继续说道。

储真再低头看了一眼那宛如凶案现场的惨烈地面。你管这种割舌头的行径叫小小惩戒?不对,这舌头也长得太快了,吃的是什么仙丹吗?这是什么玄幻剧情……不,也不对,她就身处在玄幻世界中,从此离科学很是遥远了。

储真只觉得自己脚下飘飘,有点不知所谓起来,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

那女修当真是一个自来熟之人,她自称景平,在储真脑海中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哈哈哈!让小友见笑了啊。还是传音方便,不用小声。”说话间,那女修又笑道,“是了,小友此前也没有跟我们传音,怕是还未学过传音之术吧?”

储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默默的看着周围沉默寡言,面色严正的同伴们。果然,无论在哪里,端着一张严肃的脸,面无表情在群聊里发出“哈哈哈”的摸鱼闲聊,是每一个饱受老板摧残的合格社畜应具备的技能啊。

她还太年轻,真的。

景平是个爽快的大姐,很快教给了储真一个传音口诀。储真也在异世界待了一年了,多少能听懂一些,她暗自琢磨了一下,发出一声“嗨”之后,就被景平拉进了“群聊”之中。

群聊很开心,大家议论纷纷,十分热烈。

储真已经把这当做职场看待了,她沉默着,默默的窥屏,一言不发的走在沉默的玉阶上。

“我们还要走多久啊?”

这也是走累了的。储真默默点头。

“希望到时候能有干净的水和吃的。”

储真觉得他们是来做扶贫的一般。他们确实像是来做扶贫的,储真听了一会儿,发现这群人中有种田的,有铸铁的,有织布的,生活技能非常齐全。

又过了片刻,有人问道:“大家,应该都对魔尊有企图的吧?”

群聊里安静一瞬,又立刻出现许多附和的言辞。

储真:???

为什么大家都对魔尊有想法?储真不懂。她听说人族与魔族并不一样,就不怕有生殖隔离吗?

储真晃了晃脑袋,不过群聊里突然一静,有人低低说了句:“到了。”

储真也随之停下了脚步。周围人都抬起头来,储真也跟着抬头。

雾气在眼前散开。

白色玉阶的尽头,静静的矗立着一座巨大的,深黑色的宫殿,高大的屋檐,墨龙张牙舞爪的立在殿前广场上,有种无声的严肃和震撼。

一群人都忍不住闭上传音,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领官上前一步,她手指一点,一枚淡金帖子自指尖旋出,发出淡淡的金光。它见风即长,长到约有小臂长短后,领官躬身道:“这是这百年的人修苗子,望魔尊查收。”

这么一看,总有种上贡的感觉。

被上贡的储真想着,她看到那帖子贴上半空,空中陡然一晃,一种水波般的纹路散开,空中传出一声闷响。几个高大的男性从中走出,为首者手握拜贴,粗粗看了一眼,瓮声瓮气的说道:“如此,随我来吧。”

储真再次眨了眨眼,眼睛痛,被辣的。

这几个魔族,一看就不是人修,长得青面獠牙,身形高壮,肌肉虬结,一身青皮。旁边的几个长相也都差不多,只不过有的是棕皮。

储真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这样的非人,为什么还会对他们有意思?还要反复强调不要对他们有意思。

她就算是从这悬崖上跳下去,也不会对那魔尊有意思的好吗?

景平还在耳边叭叭叭的传音:“好丑啊,听说魔族男人非常丑陋,女性却是很好看。若我是魔尊……”

他们绕过了大殿。整座宫殿是黑色的,地面却又都是白色的,极黑与极白交织在一起,他们的脚步落在极白的地面上,总让人担心会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

储真低着头,走得很小心,心里却转动着念头。

直到魔族的声音响起:“见过王上。”

储真抬起头。她看见极白的地面上立着一抹黑,黑色的长袍中裹着一抹极白。女人身着深黑色的长袍,怀抱着一本漆黑的小本子,那双纤细的手指搭在黑色的本子上,就像是乌木盖上的一捧白雪。站在一众丑出了格调,丑得不忍再看一眼的魔族男性之间,就仿佛是会发光一般,是众星拱月的那一捧月色,美得令人惊叹。

“我要是魔尊,就算有生殖隔离,也绝对不会选丑魔族的好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