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古典架空 > 神明邀请函[无限]

>

神明邀请函[无限]

银烛鸢尾作者 著

古典架空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神明邀请函[无限]》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30 08:05:1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神明邀请函[无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神明邀请函[无限]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神明邀请函[无限]》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大佬们都混吃等死了[无限] 逃命呢,严肃点[无限] 逃生游戏禁止恋爱[无限] 灵异系统第一奸商[无限] 别笑!这是恐怖片[无限] 神明邀请函[无限]

《神明邀请函[无限]》内容节选

深夜。也不晓得是盛夏还是初秋,窗外树影摇曳,方圆数百米内形如旷野,雷电裹挟着暴雨倾盆而下,忽明忽暗的光影里,只有一座被杂草环绕的废弃酒店遗世独立。酒店显然年久失修,内部装潢也很落后,设施陈旧,

神明邀请函[无限]全文免费阅读_神明邀请函[无限]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深夜。

也不晓得是盛夏还是初秋,窗外树影摇曳,方圆数百米内形如旷野,雷电裹挟着暴雨倾盆而下,忽明忽暗的光影里,只有一座被杂草环绕的废弃酒店遗世独立。

酒店显然年久失修,内部装潢也很落后,设施陈旧,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灰尘味道。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门窗都是封死的,没有出口。

酒店大厅摆放着一张谈判长桌,两侧各有六张座椅,椅背上贴着金属姓名牌,且每一张座椅都对应着桌面的一根白色蜡烛。

这意味着本场游戏,共有十二名玩家参加。

而众位均已到齐。

这座酒店是游戏场地,一旦进入,除非游戏结束,否则谁也出不去,恶意破坏游戏规则,下场就只能是个死。

好在没有谁犯傻去以身试险,毕竟他们早在绑定系统的时候,就已经对一切都有了心理准备。

所以无论新人还是老手,都能够保持最基本的理智。

十二名玩家谁都没急着落座,均各自拉开距离,警惕打量着其他人。

知己知彼,熟悉情况,是游戏开局的关键一环。

……相比之下,站在墙角年轻的一男一女,就显得与现场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女孩子穿了件普通的碎花上衣,牛仔裤配小白鞋,长发素颜,一副哀婉欲泣的模样,正轻声询问那个男孩子。

“旭旭,你到底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

男孩子从头到脚一身名牌,表情极度傲慢且烦躁,张嘴就骂骂咧咧。

“我他妈怎么知道?正上着课就被拉到这来了!这游戏和我有狗屁的关系,操!”

“你先不要着急,我们总能想到办法的。”

“想什么办法?这游戏进来了还能出去吗?你个白痴除了讲废话还会干什么?!”

“……”

女孩子委屈一撇嘴,看起来是快哭了。

旁边一黑衣帅哥看不下去,忍不住劝:“兄弟,对你女朋友态度好点。”

“谁是我女朋友?她是我便宜姐姐!”

“姐姐?”

“是啊。”女孩子担忧点头,“他是我亲弟弟,原本不该来的,谁知刚才我一进游戏,就看见他也在……我都要吓死了。”

“这游戏的选人标准是什么来着?”黑衣帅哥疑惑,“不是濒临死亡才会收到系统邀请吗?”

“那只是标准之一,系统发布邀请的范围其实很广。”旁边一位穿白衬衫戴金丝眼镜,斯文优雅的男士,闻言很自然加入了话题,“濒临死亡的人、极度穷困的人、走投无路的人,理论上都可以参加游戏——我甚至听说,如果至亲父母收到邀请自愿签约,还可以直接把自己的孩子送进游戏,从而获得系统的巨额补偿。”

黑衣帅哥惊讶:“谁家的父母会把孩子送进游戏啊?”

“实不相瞒,我确实遇见过。”

姐弟俩对视一眼,姐姐表情困惑:“我和旭旭这几种情况都不符合,我俩好像是莫名其妙被送进游戏的,进入游戏时也没有解释原因。”

眼镜男士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太清楚了,或许系统也会随机选人,又或者有别的潜在规则,不可能全部告知玩家。”

“噢……谢谢你。”

弟弟的神色似乎有点古怪,他迅速截住了这一话题的继续,不耐烦道。

“行了行了,甭管是怎么进来的,反正是出不去了,这游戏怎么玩啊?有人教一下吗?”

黑衣帅哥提议:“要不咱们先落座?”

像是为了回应他的话,下一秒,酒店大厅中央的LED屏幕亮起,突然出现了一行血红加粗的大字。

【请各位玩家按照铭牌准确入座。】

同一时刻,大厅灯光转暗,谈判长桌上的白色蜡烛点燃,而对应十二张座椅上的金属铭牌,也开始泛起幽幽绿光。

其他玩家起初还在看这边的热闹,这时也纷纷回过神来,连忙去找自己的姓名牌。

当他们全体入座之后,桌下的抽屉自动弹开,露出了里面相应的十二张黑金卡片,以及十二把刻有房间号的钥匙。

大屏幕上的文字显示:

【[寻找幽灵]游戏现在开始,请各位玩家阅读身份卡。】

【注意:千万不要被别人看到哦。】

……

这里是【神明】系统,是为数以千万计走投无路的玩家,创造了新世界的游戏。

集齐十二张神明卡牌,可满足愿望,获得新生;一旦游戏内出局,则现实中的自己也会以合理方式,永久死去。

通往天堂的阶梯那么窄,可能行差踏错,也可能竞争失败。

然后跌下去,就是无间地狱。

签下契约,视为接受规则,无法中途撕毁。

嘘。

只有胜利者,才能重返人间。

******

【[寻找幽灵]游戏规则】:

①本局共计12名玩家,其中包含3名幽灵,4名平民,以及驱魔猎人、占卜师、审判家、守夜人、灵媒5名神职。

②玩家每晚9点钟须准时到达大厅集合,并在10点钟之前,投票选出自己认为的幽灵人选,票数最高者被当场处决;若最高票数相同,则进入平安夜,不作处决。

③夜里12点到凌晨6点是幽灵阵营的猎杀时间,期间幽灵选定的目标将被强制驱逐出房间,如果在时间截止前逃过猎杀,下一夜则不能再被选为目标,且除幽灵之外的全体玩家,本夜记忆会被清除。

④早9点到晚9点是自由活动时间,玩家可去寻找藏在酒店里数量有限的特殊技能卡,如果持有卡片的玩家死亡,卡片会随机赠予同阵营的任意一人。

⑤当幽灵阵营全体被处决,或者平民阵营人数≤幽灵阵营人数时,游戏结束。

【[寻找幽灵]身份介绍】:

平民:无特殊技能,应齐心将真正的幽灵投票出局。

幽灵:幽灵团队可每晚在规定时间内猎杀一人。

驱魔猎人:当驱魔猎人被投票出局时,可以指定一名玩家同时出局;如果驱魔猎人死在夜里,则技能失效。

占卜师:每晚可验证一名玩家是否为幽灵。

审判家:可在夜里选择处死一名玩家,技能只能使用一次,如果当晚被幽灵选为目标,则不可使用该技能。

守夜人:每晚可以选择保护(除自己之外的)一名玩家,如果该玩家被幽灵选为目标,则房门不会打开。

灵媒:幽灵的间谍,当被占卜师查验时显示为平民身份,且不计入双方阵营人数,但最终只有幽灵阵营胜利,才视为本人胜利。

……

本局游戏,相当于稍作改版的狼人杀。

但不同于狼人杀的是,在这里出局,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所以相比起缜密的逻辑推演,更多的其实是心理防线的较量,以及人性的角逐。

蜡烛亮起,十二名玩家落座完毕,在他们阅读完身份卡后,面前的抽屉就恢复了原状。

幽幽光线很能制造紧张的氛围,使人的呼吸都比平时更压抑一些,他们坐在那里,无声地相互打量,试图从对方的表情变化里察觉出破绽。

看上去,谁都不打算最先开口。

然而系统早料到了这样的情形,很快,大屏幕上的规则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提示:

【从1号开始,请各位玩家按顺序进行自我介绍。】

这属于强制流程,想保持沉默是不可能的。

1号玩家,是个留着金色短发的秀气小姐姐,皮肤冷白,人又很瘦,一看就是那种清冷寡言的美女。

她平静一抬眼,言简意赅:“周麦,服装设计师。”

2号是个戴耳钉穿潮牌夹克的酷哥,他一挑眉,懒洋洋地接口:“陆海,开酒吧的小老板。”

两人有意无意对视了一眼,而后又同时移开了视线。

3号李锋,是个大约三十来岁穿西装的男人,头发梳得油光水滑,浑身散发着精英人士的优越感,虽说也未必精英到哪里去。

4号武茜茜,是个穿粉色JK短裙,梳双马尾的小萝莉。

5号张北迁,样貌平平、气场丧且阴郁的灰衣男人——就是那种外面欠债几十万,媳妇还跟人跑了的阴郁。

6号和7号就是之前引起了话题的那对姐弟,弟弟孟旭,姐姐孟鲸。

值得一提的是孟鲸,这姑娘实在很温柔怯懦,讲话也是细声软语的,和她那位趾高气昂的弟弟形成了鲜明对比,也不知道同一爸妈生的孩子,差距怎么这么大。

8号赵岩,光头纹身,乍一看不太好惹的壮汉。

9号华越,是先前那位戴了一副金丝眼镜,穿白衬衫的斯文男人。

10号孙佳卉,是个浓妆大波浪,风情又妩媚的熟女姐姐。

11号翟子渊,是刚才安慰那对姐弟的黑衣帅哥,帅是真的帅,属于那种放在现代能进军娱乐圈角逐一线小生,放在古代能以天人之姿动京城的英俊程度。

因为长得好看,在他自我介绍的时候,场上的女玩家或多或少都盯着他看了会儿。

12号冯瑶,是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笑眯眯的挺有亲和力。

……

全体介绍完毕,众人面面相觑,气氛再度陷入尴尬。

半晌,听见光头壮汉赵岩,粗声粗气问了一句。

“喂,我说,所以今晚是不用投票了对吧?那能不能先上楼睡觉?”

大家又等了几秒钟,见大屏幕上没有再显示别的信息,猜测着应该是可以离座了。

西装男李锋见状提出质疑:“你们这就走了?都不讨论一下的?今晚虽说不投票,可夜里幽灵就要杀人了,能不能放聪明点?”

“你聪明,你想讨论什么?”美艳熟女孙佳卉出声嘲讽,“现在神职玩家都还没发动技能,什么信息都没有,怎么讨论?难道你要幽灵自己主动承认?”

“你这叫什么话?我可是为了平民阵营考虑,你这发言很像幽灵啊。”

孙佳卉冷笑:“别装模作样了,拿到幽灵的玩家,第一反应就是先洗清自己,再把矛头指向别人,你觉得自己符不符合?”

“胡说八道,你凭什么在这扰乱视听?”

“因为我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看见一个就想怼一个。”

“简直是神经病!”

其余玩家明显不打算参与这俩人无谓的争吵,各自绕开上楼,只有那个黑衣帅哥翟子渊,他似乎一直这么热心肠,路过了就要劝一句。

“别吵了,二位,保存体力休息,顺便考虑考虑接下来的游戏怎么进行吧。”

孙佳卉侧过头去,原本嫌弃的神色,立刻就变得媚眼如丝,她将镶了钻的指甲,轻巧往他肩上一搭。

“好啊弟弟,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就听你的不吵了。”

翟子渊稍微梗了一下脖子,既要保持礼貌,又想和她拉开距离。

他干笑一声:“行,那晚安哈。”……

说是晚安,怕只怕,夜晚难安。

半个小时后,所有玩家手持钥匙,全体进入了贴有姓名牌的房间。

酒店大厅的落地钟,指针正逐渐指向午夜12点。

本场游戏,这才算真正开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