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古典架空 > 慢热

>

慢热

二两鱼卷作者 著

古典架空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慢热》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10 21:41:33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慢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慢热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慢热》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慢热

《慢热》内容节选

初夏,蝉鸣声渐起。昨晚下过一场雨,阴沉了一周的天气终于放晴,太阳高挂,空气中浮动着些微热意。昨天看卷宗看得有些晚,今早闹钟响了好几遍,才把明芙彻底从床上叫起来。今天周一,正是上班高峰期,在

慢热全文免费阅读_慢热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初夏,蝉鸣声渐起。

昨晚下过一场雨,阴沉了一周的天气终于放晴,太阳高挂,空气中浮动着些微热意。

昨天看卷宗看得有些晚,今早闹钟响了好几遍,才把明芙彻底从床上叫起来。

今天周一,正是上班高峰期,在路上堵了会儿后,到事务所的时间将将好。

瑞升事务所落座在京城四年前新开发的创业园区内,三层独栋小楼,现代工业风的设计,冷峻严肃又不缺乏个性。

车停好后,明芙和司机师傅道了声谢,抱着卷宗提着包从车上下来。

“明律快来快来!”前台的朱乐乐看到明芙,连忙朝她招手:“还剩十几秒!快快快!”

听到朱乐乐的喊声,明芙加快脚步,踩着点打了卡,紧绷着的一口气松下来。

“真是稀奇,我们的万年劳模明丫头也有踩点上班的一天。”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雄浑的声音,带着戏谑,引得明芙回头看去。

说话的男人约莫五十多岁的样子,鬓边有些许的白发,长相端正和蔼,此时正笑眯眯的看着她,脸上满是“终于被我逮到了吧”的得意神情。

这般幼稚哪还有半点在庭上正言厉色的模样。

明芙叫了声:“老师。”

徐秋宏扫过明芙眼下透出的淡淡乌青,就知道这丫头昨晚肯定又熬夜看卷宗到半夜,心里有些心疼,但嘴上说出来的话却是另一番感觉:“你这丫头昨晚几点睡的?这黑眼圈都掉到嘴角了,小姑娘家家的怎么一点都不注重自己的形象,你看看你师母,五十多岁了还面膜敷个不停,你多学着点......”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这些话明芙几乎每天都要听上一遍,她都能背下来了。

徐秋宏是明芙的大学老师,也是业内有名的大壮,在外面和其他人一起合伙开了间律师事务所,明芙大学毕业后就被徐秋宏拉进了瑞升,跟在他手底下做事。

业内的人都知道徐秋宏有一得意门生,端着一张清纯无辜的初恋脸,主攻的却是刑辩方向,知识丰富口才一流,在法庭上优游不破,言语间没有丝毫起伏就能把对方怼的急扯白脸。

明芙父亲去世的早,徐秋宏于她,是老师,也更像父亲。

许是感受到了她的无奈,身后的朱乐乐倾身往前,凑到明芙耳边,小声的报时:“明律加油!再坚持两分钟,徐教授的早间晨训就结束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徐秋宏的早间晨训内容将会围绕明芙的身体健康和工作安排进行,时间大概为五分钟。

“明丫头啊,你有一颗勤奋爱岗的心,身为老板的我很是欣慰,但身为老师的我就不得不说你了。”徐秋宏的语速突然变缓,开始语重心长起来。

明芙右眼皮跳了一下,直觉不妙。

果然,徐秋宏下一秒说的话完全印证她的猜想:“人再忙也不能忘了终身大事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轻语姐已经满地跑了,你再看看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一心扑在工作上,我有时候都在想是不是我耽误了你。”

以往的剧本里可没有这一环节啊!

这怎么还临时加戏呢。

朱乐乐从明芙身后探出头:“徐老,您什么时候还担起催婚的工作了。”

“那还不是因为这丫头天天就知道工作,眼里除了卷宗和案子啥也没有!身边一个异性都没有,让我操心!”

“谁说的!咱律所不就有个现成的——”余光瞥到一抹身影,朱乐乐扭头:“诶,说曹操曹操到,这不,人来了。”

“什么来了?”一名身材高大,长相温润的男人从外面走来,他先是跟徐秋宏打了声招呼,而后看向明芙,嗓音徐徐:“怎么都在这儿站着?”

明芙喊了声“师兄”,而后意识到两人站的有些近,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半步。

“冯律你忘啦,咱们律所每天早上进行的必备活动啊。”朱乐乐朝明芙那边眨了眨眼,一脸八卦:“不过今天徐老的训话内容多了一项,催着明律找男朋友呢,我说咱们律所不就有现成的吗。”

冯越听出朱乐乐话里的意思,眼里掠过一抹笑,“是吗。”

徐秋宏拍了下脑袋:“看我,我真是老糊涂了,还想着舍近求远,自家这就有一个嘛不是。”

周遭的氛围莫名暧昧了起来,明芙却只觉得尴尬,她蹙了下眉,看向徐秋宏:“老师,您就别操心我了,我还没有找男朋友的想法。”

“诶,怎么就没有呢?怎么能没有呢?”徐秋宏一听,急了:“这可不行,你——”

虽然打断老师说话很不礼貌,但明芙实在不想再继续刚刚的话题,她眼睛在徐秋宏身上转了一圈,“老师,你刚吃了什么重辣的东西,嘴边红油都没擦干净,师母不是说了,您要清淡饮食吗,这要是让师母知道可怎么办啊。”

“......”

徐秋宏滔滔不绝的话戛然而止,立刻从前台抽了张卫生纸擦嘴,边擦还边对明芙强调:“不许告诉你师母!”

明芙笑了下,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转身就要走的时候,手腕被人拉住,明芙顿了下,看过去。

冯越把手里拿着的纸袋递给她:“还没吃早餐吧?给你买的。”

“不用了,我——”

拒绝的话说到一半,冯越就不由分说的把东西放到了她怀里:“快上去吧,你一会儿不是还要见委托人吗。”

知道对方是铁了心要把东西给她,再拒绝下去也没意义,明芙点了点头:“那我一会儿把钱转给你。”

冯越:“......”

看着那道消失在楼梯的身影,冯越叹了口气。

朱乐乐最见不得帅哥发愁,出声安慰道:“冯律不要气馁!像明律这种温柔挂的美女其实都不好追的,要坚持,我看好你哦!”

“明丫头感情方面是迟钝了点,小冯你多主动点,早晚有天她能看到你,我也看好你。”徐秋宏拍了拍冯越的肩膀:“明芙跟我亲女儿差不多,你可得好好对她,不能欺负她。”

冯越笑着应道:“我知道,您放心。”

徐秋宏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我嘴擦干净没?”

见小老头当了真,朱乐乐笑着揭穿了明芙:“明律唬您的,您嘴边什么都没有。”

徐秋宏低头看了眼手里白白净净的卫生纸,气得竖起了眉毛:“这丫头!越来越不可爱了!”

-

忙起来的时间过得也算快,明芙接见了两位委托人,将他们的情况整理在档,又复盘了一下上周徐秋宏胜诉的那桩案子,差不多就到了下班时间。

想起和别人约好了见面,明芙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提前一会儿下了班。

早上踩点打卡,晚上提前下班,这种情况在明芙身上可是史无前例,朱乐乐见状,秉着替冯越打探敌情的原则,调侃道:“明律今天下班这么早啊?”

“嗯,去医院看个人。”

“啊,是你和冯律一起帮忙要回房子的那对母女吗?”

“对。”

“那你们怎么不一起去啊?”

明芙笑笑:“没必要。”

京城很少会有不堵车的时候,但是明芙提前下了班,避开了高峰期,一路上还算是走得比较顺利。

中途路过商场,明芙买了点小孩子爱吃的零食。

明芙有点路痴,算上上周苗苗做手术的时候来过一次医院,今天也只是第二次来,往四周扫了一圈,明芙朝着咨询台走去。

“诶,你听说没,听说咱们医院今天新来了个男医生,据说超级帅!”

“听说了听说了,今天下午空降的,心外,年龄27,身高目测188,伦敦大学医学院毕业,宽肩窄腰大长腿,身材倍儿板正,帅的惨绝人寰,简直就是院草好吗。”

“我还听说,这人来头还不小,院长副院长亲自接待,平时轻易见不着的几个人今天跟导游似的,带着人把医院上上下下逛了一圈。”

咨询台的三个姑娘凑在一起八卦八的正起劲,冷不丁听到“叩叩”两声,三人皆抬头看去。

面前的女人穿着一身浅杏色的西装外套,巴掌大的鹅蛋脸,一点细长的柳叶眼,清纯中透着点妩媚,右耳带着一枚黑色耳钉。

许是才在外面进来的缘故,小巧挺翘的鼻尖上泛起一层细小的汗珠,脸颊也有些红扑扑的。

见三人齐刷刷看向自己,明芙短暂的愣了一下,“那个,请问心外科怎么走?”

“心外科在七楼,出了电梯左拐,病房号都在墙上贴着,要是找不到楼上也设有咨询台,可以再问。”

“好的,谢谢。”

进了电梯按下要去的楼层,明芙站在里侧,给后面进来的人腾地方。

手机震动了一下,明芙低头看去,是苗苗发来的消息,问她什么时候来。

嘴角带上一抹笑,回了句“马上就到”。

电梯门缓缓关上,只剩最后一道缝隙的时候,明芙收了手机抬眼随意往前方看了眼,随后蓦地怔住。

-

一直到出了电梯明芙都还在刚刚那一瞥中没能回神。

应该是她看错了吧。

没听说他回国了。

明芙舒了口气,按照苗苗发给她的病房号找过去。

“明姐姐!”

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看到明芙后眼睛登时亮了起来,“你终于来啦!”

坐在病床旁边的苗苗妈站起来:“明律师你来了,快坐快坐。”

她往明芙身后看了眼:“冯律师没跟你一起来啊?”

“没有。”明芙把提着的东西放到柜子上,苗苗妈看到之后,连忙推拒:“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瞎花钱。”

“就买了些小零食,没事。”明芙摸了摸苗苗的头:“感觉怎么样?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吧?”

苗苗一脸骄傲:“没有!我现在可好了!活蹦乱跳的。”

“那就好。”

苗苗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单亲家庭长大,父亲早些年因为工伤去世,更是给家里雪上结霜,这些年只靠着苗苗妈摆摊挣钱给她治病。

苗苗妈摆摊卖煎饼的地方就在明芙租住的小区对面,明芙经常在那里买早饭,次数一多就熟悉了起来。

前段时间苗苗姑姑听说苗苗爸的工作单位赔偿了一套小平米房子给她们,顿时心动,用了点流氓招数把苗苗母女赶了出去,明芙知道后和冯越一起帮忙把房子拿了回来。

后来明芙又拿了点钱给她们,凑够了苗苗做手术的钱。

明芙和苗苗见面的次数不多,但苗苗却特别亲近明芙,拉着她的手一口一个姐姐,把攒了一个礼拜的趣事给她说了个遍。

苗苗妈:“这丫头是真喜欢你了,平时跟我这个妈都没这么多话可说。”

明芙揉揉苗苗的脑袋:“我也喜欢苗苗。”

苗苗妈看了眼时间,“到饭点了,明律师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下楼去买点,咱们一起吃个饭?”

明芙刚想拒绝,话到嘴边,袖子被人扯了一下。

苗苗眼巴巴的看着她,生怕她说出一个不字。

明芙只好点头:“那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

苗苗妈走了后,苗苗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圈,最后落在明芙带来的那包零食上,“明姐姐,这些我可以吃吗?”

“当然可以。”明芙笑:“但是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不能吃太多。”

“我知道我知道。”

苗苗扒着那袋零食,翻找了一会儿,拿了个小包巧克力出来,撕开包装正准备动嘴的时候,病房门口骤然响起一道略显急促的男声:“不能吃。”

一大一小两位姑娘都被这道男声吓了一跳,齐齐向声源方向望去。

等看清站在病房门口的那道身影后,明芙的脑子有片刻的空白。

原来刚刚在电梯里她没看错。

真的是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