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古典架空 > 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

>

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

鹿角划绪风作者 著

古典架空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30 07:14:27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

《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内容节选

阮酒酒躺在床上,后脑勺抽疼的眼前一片黑。哭声笑声,交杂在一个空间里。就像是,快乐是他们的,疼痛是我的,我们的悲欢不相通。“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阮酒酒按着脑袋,躁郁的吼道。“乌雅格格,您

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全文免费阅读_清穿之德妃升职日常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阮酒酒躺在床上,后脑勺抽疼的眼前一片黑。

哭声笑声,交杂在一个空间里。就像是,快乐是他们的,疼痛是我的,我们的悲欢不相通。

“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阮酒酒按着脑袋,躁郁的吼道。

“乌雅格格,您醒了!太好了,太医快来看看格格,格格醒了。”

阮酒酒眼皮沉重的用力撑开,她扭着头,想看清房间里咋咋唬唬的人都有谁。

没想到她孤家寡人一个,被车撞进了医院,还有这么多人来探望!她真厉害!

阮酒酒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然后,她的头被掰了回去,手指长的细银针,一根根扎在脸上,胳膊上。

冰冷的身体,渐渐回温,知觉也在恢复。

阮酒酒忍不住发出“嘶”的一声,她的下半身好像裂了。

不是好像,是真的!

“恭喜乌雅格格,您给皇上生了个健康的阿哥呢!”梳着两把头,发间缠着红绳,穿着灰色宽大旗装的女人,捧着一个黄色襁褓,笑眯眯的靠过来。

阮酒酒浑身发寒,工作之余,她也看过某绿色网站的小说。

但是,这样离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并不会让本人觉得神奇。

不同时代的人,穿着几百年前的衣服,说说笑笑的在眼前穿梭晃着,这比鬼片还要恐怖。

阮酒酒恐慌的想要逃跑,她的挣扎起身,被接生嬷嬷当作想要看一眼孩子。

“格格您刚生完孩子,可不能起身。贵妃交待了,您的身子得好好养着,她不会亏待您的。”常嬷嬷笑着说话,眼神确实怜悯。

阮酒酒被强行按回床上,私密处的伤口扯到,痛的她冷汗淋漓。

“格格您看,四阿哥长得多像皇上,这眼睛、鼻子的,和皇上……”

“你闭嘴,我不是格格!”阮酒酒用尽力气反驳道。

她不是什么格格,她是阮酒酒,二十一世纪在红旗下长大的人!

常嬷嬷嘴唇一撇,脸上的法令纹刻薄冷酷。

她看着晕过去的女人,面无表情道:“乌雅格格睡过去了,你们好生照料着,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伺候乌雅格格的奴才们,欢天喜地的送着常嬷嬷出去。

常嬷嬷可是佟贵妃身边的红人,她们平日里塞银子都见不到的人物。

留在屋子里看顾乌雅格格的,只剩一个心形脸,五官柔媚的小宫女。

雅兰挽起袖子,麻利的把棉布巾泡在热水里,再拿出来拧干,仔细的擦拭着乌雅格格的身体。

昏睡中的阮酒酒,随着身体变得舒适,紧皱的眉头,一点一点舒展开。

梦里,她穿着现代的衬衫短裙,黑色的大波浪长发,精英干练,站在一片白色虚无的地方。

“酒酒姑娘,我的孩子,拜托给你了。”身着淡蓝色旗装的乌雅·玛琭,青涩的少女容颜,散发着浓浓的母爱。

她对着阮酒酒,深深行礼拜下。

阮酒酒不可置信的看着乌雅·玛琭,对面女子的脸和她长的一模一样。除了眉毛细些,表情内敛些。

“你是生了四阿哥的乌雅格格?”阮酒酒试探问道。

乌雅·玛琭惊喜一笑,她道:“你看到了我的孩子吗?他健康吗?”

阮酒酒内疚的摇摇头,她只看了个黄色襁褓:“我没看到他,但是看产房里人的反应,应该很健康。”

乌雅·玛琭满足的浅浅一笑,阮酒酒看着她,才明白什么叫做,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一朵水莲花。

“健康就好。我知道姑娘心中有百般疑惑,但是如今什么都不能和您说。您只要知道,我那身体本该是姑娘的。时辰已到,我该消散了。姑娘正主回归,往后必定诸事顺利。只请姑娘,庇佑我的孩子长大成人。”乌雅·玛琭道。

阮酒酒脑子懵懵的,她听不太懂:“可是,我是现代人啊。大清已经亡了,我为什么要回归!”

乌雅·玛琭的身影,越来越淡,似一层薄雾。

她的话,温柔又残忍:“酒酒姑娘,您眷念的那一世,已经结束了。”

阮酒酒脑子被刀子剖开似的疼,她记忆回笼,飞快行驶的卡车,向她撞来。她只来得及把过马路的小孩推开,自己直接撞飞到绿化带。

交警和救护车很快就过来了,但是她的头被盖上了白布。

她死了。

“酒酒姑娘,快回去吧。我给你留了个东西,作为我的补偿,也希望它能帮到你。四阿哥,我的孩子。”乌雅·玛琭话还没交代完,彻底和空间里的白雾,融成了一片。

“格格,您醒了?”雅兰守在床边一整天,脸上的黑眼圈,青紫的挂在眼下。

阮酒酒抬了抬手,细长白嫩的手指,比现代的她保养的好看多了。

“我饿了。”吸收了这具身体所有记忆的阮酒酒,默认了她的新身份。

一个与康熙皇帝有实无名,孩子都生了,却还只能被称作格格的女人。更可怜的是,她的孩子从没出生起,就敲上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强行借腹生子,好打算。

阮酒酒打发走雅兰,垂眸看着粉嫩的指甲,一朵小小的白花,凝结在指尖。

她将手指放在唇边,花朵掉入口中,冰冰凉凉,入口即化。苍白的唇,瞬间增添了些血色,脸也不再难看的蜡黄。

这就是乌雅·玛琭留下的东西,借以花木凝结元气,长期服用后,可祛除身体杂质,强身健体。

雅兰端着一碗鸡丝面回来,摆在床头的茶几上。

“小厨房一直温着鸡汤,奴婢给您做了碗鸡丝面,您先垫垫。等天亮了,奴婢再去御膳房,给您提御厨做的膳食。佟贵妃吩咐过了,您坐月子这段时间的份例,暂时提与嫔位相等。”雅兰细声道。

阮酒酒顺着雅兰的力道,小心挪着身体,靠着软垫坐起来。

“四阿哥他!”阮酒酒想起乌雅·玛琭魂飞魄散时,还惦念的人。

雅兰正要回答,忽然看到阮酒酒对她轻轻的摇摇头,她闭上了嘴。

“你休要与我提嫔位份例。用腹中骨肉换来的富贵,我食难下咽。你当我不知,宫里的人是如何说我。背主爬床,卖子求荣。什么脏言恶语,都往我身上泼。她们如何知道,我这一胎,是佟贵妃求的,皇上命令的。”

“十月怀胎,母子连心。若能从我本愿,哪怕永远当个庶妃格格,我也希望我的孩子,能知道他的生母是谁。而不是像如今,我的孩子从我肚子里出来,我却连看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那可是我受了十个月的苦,才生下的血肉啊。母子相见不相识,天下最诛心的事,不过如此了。”

阮酒酒嘤嘤哭诉,字字啼血。

“胡闹!乌雅氏,你胡思乱想什么。刚生产的妇人,最忌忧思。”威严年轻的声音,破门而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