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古典架空 > 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

>

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

陈倾星作者 著

古典架空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19 23:39:2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

《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内容节选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女人跪倒在地,一头的乌发散乱,眼眶通红,那一双本该风华绝代的桃花眼里布满了血丝,衬得整个人都可怖了几分。“燕槿,我是你的侧妃!你怎么可以!”她似乎是再

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全文免费阅读_穿成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女人跪倒在地,一头的乌发散乱,眼眶通红,那一双本该风华绝代的桃花眼里布满了血丝,衬得整个人都可怖了几分。

“燕槿,我是你的侧妃!你怎么可以!”她似乎是再也克制不住,肩膀不停颤抖着,泪水顺着修长的脖颈划下,洇湿一片衣襟。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面容极其俊美无双,但那双眼睛实在冰冷,犹如闪着寒光的刀锋,刀刀要人性命。

他薄唇轻启,带着近乎残忍的冷漠:“侧妃又如何?苏轻舟,你一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二恶毒不知好歹,三你最最不该,动了她。”

“就因为她是你的正妃?就因为她是丞相嫡女而我只是一介商贾之女?燕槿,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你为什么偏偏只爱她?!”

女人歇斯底里地质问,她分明面容娇美动人,可此时却显得如此狰狞。

男人闭眼挑眉,似乎是不愿再与她多说一个字,摆了摆手,道:“送去乱民营,自生自灭。”

苏轻舟猛地从梦中惊醒,冒了一身的冷汗,像是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一样湿淋淋的,连衣襟和后背都被打湿了,黏糊糊地粘在身上,让人浑身不适。

刚才做了个噩梦,她梦到自己穿进了睡前熬夜看的那本古代甜宠文,变成了里面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在剧情里疯狂作死,最后落得个被男主厌恶,众叛亲离,丢到乱民堆里自生自灭的凄惨下场。

苏轻舟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

还好是梦,还好是梦。

但这梦境实在太过于真实,她一时竟缓不过来,深呼吸两口,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额角渗出的细汗。

哎,这袖子怎么这么大?

苏轻舟疑惑地放下手,视线里出现了一只极其宽大,花纹纷杂精致的古代水袖。

草。

不是梦。

“我知道了,这是盗梦空间!梦中梦!”苏轻舟朝着头顶的木梁虚张声势,安慰自己道:“再睡一觉,醒来就回到现实了。”

她毫不犹豫地倒头重新躺下,试图再次进入梦乡。

但古代梆硬的床垫跟家里软硬适中又Q弹的席梦思根本不能比,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心烦意乱的苏轻舟只好使用民间古老入眠法——数羊术,就在数到第一百零七只羊时,终于滋生出了一点困意。

就在她昏昏欲睡之时,门外却突然传来叩叩地敲门声,苏轻舟不理会,就催命似的响个不停,生生把那点可怜的睡意敲得粉碎。

苏轻舟深呼一口气,心情不畅,不耐烦地怒斥道:“谁啊!”

“轻舟小姐……”门外的姑娘好像有点被她的暴躁吓到了,怯怯道,“那个,老爷说太子来了,让你去迎客。”

“迎什么客,这里难道是青楼吗!”苏轻舟没好气地发火。

脑子里突然电光一闪,想起了书里的情节。

如果她真的穿进了书里,太子?太子不就是男主吗!

这位太子男主狠得和同期甜宠文里邪魅深情的男主格格不入,为了稳夺皇位,大老婆娶了丞相之女,小老婆娶了江南首富之女,妥妥的权钱双收。

而她现在的身份正是小老婆江南首富之女。

只是命运不公,她只是女配,而大老婆却是女主,这就注定了她们同样嫁给太子,却有不同的命运。

哦不,她不是嫁,妾只能说纳,何来的嫁呢?

古代其实也实行一夫一妻制,不过是一夫一妻多妾罢了,即使她这具身体的身份未来贵为太子侧妃,那也不过是个贵妾。

想到这里,苏轻舟冷笑一声,用恢复了冷静的声音淡淡回道,“我梳妆片刻后就来。”

她在现实世界里做了二十多年的大小姐,现在只是换个地方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门上隐隐印出一个少女的身影,小婢女微微伏了伏身,脚步逐渐远去。

苏轻舟缓和了心情,冷静下来,坐到镜子前,拾起一把木梳,缓缓地拂过自己柔软细腻的长发。

铜镜很模糊,比不上现代镜子十分之一清晰,却仍挡不住镜中人的美貌。

这张脸和现实中的她有七八分的像。

她长了一张鹅蛋脸,极为讨喜耐看,一双柳叶眉,浓淡恰宜,饱含了女子的柔美,樱唇小巧而嫣红,饱满水灵,最惊艳的是那双眼睛,那是一双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带着一点我见犹怜的透红,不动声色地勾人魂魄,一颦一笑间,皆是风情。

好美。

未施粉黛,却已是人间绝色。

苏轻舟怜爱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就自己这个颜值,什么男人泡不到,何必非要吊死在男主那一棵树上?变成最后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书里男主角燕槿和女主角林南屿经历一波三折生死与共的剧情,终于互诉衷肠,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燕槿的东宫除了太子妃林南屿之外,只有苏轻舟这么一个侧妃,他想着和离后给苏轻舟足够的钱财,为她物色更合适的夫婿,也算给她一个交代了。

可是苏轻舟怎么会答应,她自从进入东宫后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男主,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甚至到了病态的地步,不仅不走,还几番设计破坏俩人感情,更有甚者,她还听信谗言,跟太子宿敌二皇子勾结,试图暗害女主,让太子失去丞相臂助。

男主虽然对女配心怀愧疚,但是她触碰到了自己的底线,这是绝不能容忍的,再大的愧疚也被逐渐消磨殆尽,于是就有了苏轻舟悲惨的结局。

她被男主丢进了乱民堆,受尽屈辱而死,甚至连黑化的机会都没有。

复盘完了原书的剧情,苏轻舟对着镜子,扬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苦笑。

是,作为读者,恶毒女配被虐的越惨,男女主越甜蜜,她就越高兴。尤其是看到太子这个眼里只有皇位的头号狠人,被女主小可爱感化得像大狗勾,她爽的要死。

可现在她就是女配苏轻舟,她怎么能接受一个男人本着利用的初心,叫她做人妾,最后落得清净一个悲惨收场呢?

看书的时候有多爽,她现在内心就有多少只草泥马在奔腾。

接受太子的婚约,就等于重走女配的老路,无论如何,掺和进男女主爱情的自己是不会好过的,不管是为自己不重蹈女配的覆辙,还是为男女主能安安稳稳顺顺利利地在一起。

这婚,她是逃定了。

—————————

“来,太子殿下,先喝口茶,”苏明远殷勤地为燕槿倒上了上好的茶水,“这是刚采的明前茶,口感清爽细腻,您试试。”

苏明远虽然是全国范围内都排得上号的富商,但却也是从未见过圣颜的。

太子殿下方才提出要迎娶自家嫡女为侧妃,这让苏明远简直喜不自胜,欣喜若狂,比范进中举还要高兴,甚至都想回祠堂看看祖宗的排位有没有冒青烟了!

祖宗在上,这可是皇亲国戚呐!

若此事真的成了,那苏家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往后在朝里混个一官半职的根本不是问题,正式地飞跃了一个阶层!

江南首富家里的茶叶,就算比不得宫中,但也绝对是顶尖的,不多时,浓郁的茶香就溢满了会客厅。

燕槿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漂浮着一点茶末的淡绿茶水,修长的手指搭在山青色的杯沿,冷峻的脸庞在热茶的蒸汽中若隐若现。

他动作矜贵地端起杯子,刚送到嘴边,就听见幕帘处轻轻晃动,玉珠互相碰撞出清脆的响声,似乎是有人来了。

“爹。”

清泠泠的声音传来,来的是个姑娘。

女孩身上的儒裙布料华贵,样式清雅,衬得她的相貌更是倾国倾城,那一双桃花眼水盈盈的,简直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而面对如此美人,燕槿的神色却没有一丝变化,他放下茶杯,视线淡然地落到了女孩的身上。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无论是一个美人,还是一块木头,于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横竖他想要的不过是江南首富苏明远的资金支持。

三年前燕吴大战,燕国战败,还连累四弟去了吴国作质,好容易等到四弟能回国,这次势必要说服父皇开战,收复失地,一雪前耻。

然而先前的败仗加上接连三年繁重的朝贡,实在让燕国国库空虚,想要真正说服父皇,钱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

今天无论说什么,苏明远的女儿,他是娶定了。

与此同时,苏轻舟也在打量着面前的这位太子男主。

不愧是女性向甜宠文里的男主,这样貌绝对是无可挑剔。

他俊美又不失威严,深黑的眸子锐利而深邃,浑身上下充斥着尊贵的气质,每一处细节都在叫嚣着:我是王公贵族!我有权有势!

骨相极佳,下颚线条流畅而分明,眉骨高眼窝深,如若不是眼神实在淡漠,却是一副看谁都深情的多情相。

饶是见惯了现代世界网络和娱乐圈中各类帅哥的苏轻舟,对他这张脸也说不出一句挑剔的话。

但不管太子长得多帅,都阻止不了她退婚的心。

“殿下,这是草民的独女轻舟。轻舟,见过殿下。”苏明远那叫一个眉开眼笑,喜笑颜开啊,瞅着高大俊逸的太子,和自家美艳绝伦的女儿,那是怎么看怎么相配啊,恨不能让苏轻舟当场嫁了。

这太子说要求娶女儿作太子侧妃,那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太子侧妃,地位仅次于太子妃,日后太子登基了,便是皇贵妃,妥妥的皇亲国戚啊!

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来访苏家的是当朝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苏明远都不敢稍有怠慢,见女儿还愣在原地,慌忙拍了拍她,催道,“轻舟,行礼啊。”

苏轻舟脑子里还保存着一些原主的记忆,她凭着记忆机器般僵硬地行了个礼,木然道,“见过太子殿下。”

看到这张脸,她就想起了自己在梦中悲惨的结局,狼狈潦倒的样子,还有这个男人冰冷无情的模样。

太子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娶自己是为了皇位,目前也还没有爱上女主,若是她拿不出什么等价的筹码,燕槿定然不会轻易就放弃婚事。

可苏轻舟初来乍到,一个普通商家女,苏家的生意做得再大她也支使不了半分,无权无钱,又能拿出什么给太子?

难道要告诉他说自己会算命,算到他马上要遇到此生挚爱,为她连后宫都不会要,还是别娶自己徒增烦恼了?

苏轻舟思来想去,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半分筹码,只好硬着头皮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太子改变想法。

于是果断她上前一步,直视燕槿,“太子殿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苏明远愣了一下,看了看两个年轻人,心里夸赞女儿的大胆主动,识趣道,“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后厨准备的如何了。”

按理说两个未婚男女单独见面并不合适,但这都要结成亲家了,哪还管得了那么多礼节呢?苏明远简直恨不得他们现在就拜堂成亲,生米煮成熟饭。

苏老爷不仅自己走了,还顺手带走了几个下人,偌大的会客厅里,只剩苏轻舟和燕槿两人了。

苏轻舟理了理思绪,清嗓后直言道,“殿下,我知你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燕槿只是淡漠地挑了挑眉稍,并不言语。

“我虽只为一介商女,但是朝中之事,多有耳闻。殿下求娶我一商贾之女,无非便是为了皇位,为了父亲的银钱,好在与二皇子的争斗中助您一臂之力。”

燕槿看了看面前美艳娇媚的女孩,这才挑起点兴趣,认真起来。

一介女流,竟将形势看得如此透彻,还以为她也会为有机会嫁入东宫而欣喜呢。

见眼前之人毫无反应,苏轻舟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硬着头皮继续自己即兴创作的台词,“只是太子殿下,轻舟自儿时起,便无甚追求,但求得夫一人,两情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太子殿下身份尊贵,未来免不得三妻四妾,轻舟是不愿与人分享自己夫婿的。”

“哦?”燕槿拿指节叩了叩身前的矮桌,“苏小姐的意思是,良娣不够,要太子妃才行,不仅如此,还不得纳妾,只能有苏小姐一人,燕某理解的对吗?”

firstblood!

苏轻舟默默捏了捏拳头。

我的意思是不嫁给你啊自恋狂!

但她当然不能这么明晃晃地打太子脸,只好委婉道,“轻舟以为,太子殿下不是轻舟的良缘。”

燕槿是聪明人,他自然听得明白苏轻舟话里话外的拒绝,方才也不过是故意曲解,他轻轻嗤笑一声,“苏小姐,孤不需要缘,也不在意你是否认为孤是你的缘,今日前来,不是来求娶苏小姐的,只是通知苏小姐,做好成婚的准备,免得日后慌乱。”

doublekill!

苏轻舟在内心深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等你遇到女主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到那时,你只会觉得当时强娶来的女配碍眼至极!

如果‘苏轻舟’当时不嫁给太子,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呢?她不会因为丈夫的区别对待而嫉妒,不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不会飞蛾扑火一般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想到这里,苏轻舟定了定神,继续出击,“太子殿下,今日你说,你不需要缘,但你可曾想过,往后也会有一女子,会像太阳一样温暖您,可爱又娇俏,贴心又乖巧,全心全意地爱着殿下,信任着殿下,就算全天下人都站在殿下的对立面,她也会与殿下并肩而立,让殿下想将世间一切最美好的给她,到那时,殿下会不会后悔娶我进门?”

燕槿原以为自己方才那番话说出口,女孩要么哭求,要么恼羞成怒,没想到她竟然还能维持着镇定继续规劝。

说实话,他差点就要为这位苏小姐画的饼心动了。

很可惜,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并不相信世间会有一个女人让他全心全意爱护,他不可能,也不需要。

燕槿丝毫不为所动,眉眼间带着居高临下的冷意,眼神更沉几分,“苏小姐可能不了解孤,孤心中有家有国有天下,唯独没有女人,苏小姐口中的女子,不会存在于孤的世界。”

triplekill!

臭傻逼臭傻逼臭傻逼!

古代要是有录音笔就好了,把他这番话录下来将来给女主听一百遍!看他打不打脸!

画爱情饼不成,苏轻舟又改画事业饼,“殿下,我相信即便没有你我的婚事,父亲也很愿意与您合作,届时,父亲祝您登上帝位,您也不怕有外戚专权,何乐不为?”

燕槿:“孤认为与苏家结亲会让这段合作关系更为可靠。”

quadrakill!

利诱不成,苏轻舟只好威逼,“据我所知,二皇子在朝中向来与太子殿下不和,您说,我若将此事传于二皇子耳,他会让我顺利进入东宫吗?”

燕槿冷笑,“大可试试,这消息传不传得进他耳里。”

pentakill!

妈的,男主的势力,她一个恶毒女配哪敢试啊!

苏轻舟自认自己把谈判技能都点满了,这又是卖惨又是画饼又是威逼的,奈何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没有能许给太子的利益,怎么能要求太子做事呢?

行,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