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古典架空 > 伏鹰

>

伏鹰

春风榴火作者 著

古典架空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伏鹰》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30 09:09:07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伏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伏鹰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伏鹰》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分手那天雨很大 伏鹰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尽欢 直播开荒,资产百亿! 狂妄 在冷漠的他怀里撒个娇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 小温柔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

《伏鹰》内容节选

C城是一座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城市。横亘交叠的高架桥和穿楼而过的轻轨线,有种赛博朋克的未来感。可是当神明拿起放大镜,仔细观察这座充满科技感的未来城市时,却看到了无数如黑色血管般密布的九十年

伏鹰全文免费阅读_伏鹰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C城是一座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城市。

横亘交叠的高架桥和穿楼而过的轻轨线,有种赛博朋克的未来感。

可是当神明拿起放大镜,仔细观察这座充满科技感的未来城市时,却看到了无数如黑色血管般密布的九十年代旧楼巷。

夕阳沉入江面,苏渺踏上了弯曲的九十三级台阶。

回头时,阶梯如蜿蜒在坡上的一条蚯蚓,这是她每天放学的必经之路。

而远处,是奔流不息的嘉陵江。

苏渺站在筒子楼前,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撑着膝盖看楼角的两个小男孩弹玻璃球。

玻璃弹珠滚到她脚下,被她毛糙却干净的白板鞋踩住。

小男孩手指头划着自己的脸,童言无忌地大喊着:“我妈说你妈是按摩女,带男人回家,不要脸,羞羞羞。”

苏渺踩着弹珠,轻轻一踢,弹珠滚下了蜿蜒的九十三步梯,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男孩哭着跑回家告状,没多久,楼里传来女人指桑骂槐、不堪入耳的尖锐嗓音。

苏渺背靠着墙壁,耐心等待着。

直到半个小时后,听到楼上传来开门时熟悉的“嘎吱”声,她才迈步上楼。

母亲苏青瑶将西装男人送出了门,温言软语对他说着什么。

男人搂着她婀娜曼妙的腰,点头答应。

“秦叔叔好,秦叔叔再见。”

苏渺头也没抬地从俩人身边经过,语气平淡如一潭死水。

不足六十平的小屋里,苏渺干脆利落地收拾了桌上的红酒杯,倒掉了烟灰缸。

苏青瑶送了男人,进屋对苏渺道:“秦叔叔帮你把转学手续办下来了。”

“转到哪个学校?”

“嘉淇私立高中。”

“谢谢妈。”

“你少给你秦叔叔摆臭脸,我就谢谢你了。”

苏渺淡淡道:“没有摆臭脸,我的脸就长这样。”

“像你这样一天到晚跟脸上挂了张扑克牌似的,你知道你妈要帮你赔多少不是。”

“对不起,妈。”

苏渺并不讨厌秦叔叔,但她就是笑不出来。

“不晓得你为啥子非要转学,北溪一中有啥不好嘛,你在重点班啊,又是班上第一名,办手续的时候,班主任一直在挽留,说你是好苗子。”

“北溪一中很乱,我想转到更好的学校。”

“你心气还高嘞!小姐的心、丫鬟的命,看看我们住的什么破地方,全城最穷的巷巷儿,你还想读贵族学校。”

苏渺拿着红酒杯去水槽清洗,一言不发。

苏青瑶越骂越来劲儿,“你老娘不要脸地给你挣前途,刚刚在外面听到别人骂我,你闷半天放不出一个响屁来。”

“对不起,妈妈。”

苏青瑶看着她这哑火的模样就来气,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啊!

她走过来洗手,苏渺连忙将袖子挽下来,遮掩住手臂上的纹身刺青。

几分钟后,妈妈换了衣服去足浴店上班了,苏渺靠墙坐在飘窗边,用手机搜索了嘉淇私立高中。

首页跳出来的图片,直观地向苏渺呈现了这所私立高中的优渥的硬件条件——

这是C城师资力量最强的私立高中,升学率极高,环境特别好。

大气恢弘的红白墙校园大门,欧式风格的建筑,宽敞的多媒体教室以及穿着宛如小西装一般校服的少男少女们。

感受着招生宣传海报里、男孩女孩脸上优雅而美好的笑容,苏渺心里开始期待了起来。

这所私立高中,和混乱无序的北溪一中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狱。

过去在北溪一中的每一天,都是苏渺的地狱。

当然,嘉淇这样的私立学校,学费绝对不会便宜。

妈妈是浴足店的按摩技师,她不可能供养得起她如此高昂的学杂费,学费必然是秦叔叔帮忙缴付的。

苏渺靠着飘窗墙,望着远处波光粼粼的嘉陵江。

这狭窄的四方天逼得人透不过气,她羡慕远处江鸥掠水而过。

……

次日下午,苏渺办完了转学的手续,接到妈妈发来的微信——

“去两路口那家昌昌小面馆,给我打包一盒豌杂面送过来,下午连着按摩了两个半小时,手都麻了。”

苏渺:“好。”

她看了看时间,没有直接公交车坐到站,而是半路下车来到火车站,交了两块钱,乘坐皇冠大扶梯上两路口。

扶梯通道的副食店里,她给自己买了个小布丁雪糕。

这扶梯垂直坡度三十度,长度百来米,是国内最长的扶梯,几乎看不到首尾尽头,给人一种魔幻的眩晕感。

苏渺喜欢在坐扶梯是舔雪糕,扶梯抵达终点,一根雪糕正好吃完。

另一条电梯轨道上,时间刚刚好,6:35,那抹熟悉的黑色身影也在。

有时候他在她的斜前方,有时候在后方,有时候上下扶梯擦身而过,一周总能遇到两三次。

今天,他不是一个人,有穿小西装校服的女孩追上了他。

女孩扎着双马尾,清新可爱,小西装配深色百褶裙,黑皮靴上的袜子也有蕾丝花边儿,是苏渺从未拥有过的精致,她不禁多看了她几眼。

“嗨!迟鹰!”

女孩很可爱地拍了拍少年的左肩,然后出现在他右边,“还记得我吗?”

少年黑T黑裤,右肩随意挂着黑色简约ito单肩包,戴着pods耳机。

闻言,他抬起了头,鬓间短茬,只额前刘海稍长,侧脸轮廓锋利而冷硬,眼窝很深。

气质沉稳,像穿过冬日的凛风,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距离感。

“看你样子,就知道你不记得我了。”

女孩走上了几步阶梯,小蛋糕和情书拎在手上,对他大喊道,“你可以拒绝我,但你要知道,我真的喜欢你!永远喜欢你!”

她外放的气质、大胆的表白、饱含着青春热烈与张扬。

扶梯上的路人都不禁露出姨母笑,苏渺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女孩把蛋糕塞给了迟鹰,不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匆匆朝着电梯上方跑去,宛如活泼的小山雀。

“秦思沅。”少年准确地念出了女孩的名字,“慢点,很危险。”

秦思沅骤然回头,露出了受宠若惊之色:“啊啊啊,你记得我?”

“未来比这扶梯更长、更高,走到顶端,猜猜会看到什么。”

女孩困惑地摇头:“我…我不知道,有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路上的风景不值得留恋。”

少年的嗓音,像是夏日里掠过喉咙的柠檬苏打气泡。

秦思沅明白,这是婉拒的意思了。

体面、优雅、让她感动得想哭。

这就是迟鹰,明知谁都不能攀上他的翅膀,却总有人心有不甘,想要一试。

“那、那我给你买的sweet家的草莓慕斯,你一定要吃哦!排了三个小时队呢!”

女孩心满意足地转过身,等待着扶梯抵达终点,对他挥手道别,消失在了轻轨站的人流中。

少年的眼神恢复了零度冰点。

路过垃圾桶时,那封粉色情书被他随手扔进了进去,慕斯蛋糕倒没有直接扔,而是被弃置在了垃圾桶盖子上。

如果流浪汉捡走它,大概能美餐一顿。

待他离开以后,苏渺三两步迈过去,盯着垃圾盖上的蛋糕盒看了几秒。

慕斯蛋糕用蕾丝带缠绕着,束成了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形状,一如方才少女的精致美好的打扮。

苏渺犹豫几秒,捡走了它。

……

她拎着蛋糕盒,刚走出嘈杂拥挤的扶梯通道,不想一抬头,便看到了副食店门口伫留的迟鹰。

他修长漂亮的指尖从架子上随手拎了瓶苏打水,来柜台边扫码付款。

苏渺心头一惊,下意识地将蛋糕藏在身后。

然而...已经晚了。

少年转过身,看到了她欲盖弥彰地想要隐藏的蛋糕盒。

他侧脸的眉骨带着几分孤绝感,视线扫向她,就像悬崖边刮来的一阵恶劣的风,令她无处遁逃,只能窘迫地低着头…

迟鹰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女孩眉眼盛开,透着一股子冷冷清清的美。

即便盛夏天,她的皮肤也是冷白色,脖颈纤细如栀子,轻轻一捏就碎了。

她的鞋子很干净,但也显着几分穿旧的毛糙感。

几秒后,迟鹰抽回了视线,回头对店老板道:“来包万宝路。”

老板将扁平的烟盒递过来,他将它塞进书包侧兜,拎着黑色单肩包,与苏渺错身而过,走向地铁口。

薄荷混杂烟草的味道,扑鼻而来,清甘又凛冽。

*

苏渺拎着草莓慕斯小礼盒,穿过地下通道,来到了皇冠大电梯对面的昌昌小面馆。

这是妈妈苏青瑶最喜欢的一家小面馆,味道正宗,料也给得非常足。

“老板,二两豌杂面打包。”

“好嘞。”

苏渺扫了二维码,顺势拍了张蛋糕的照片,发给妈妈看:“你不是一直想吃他们家蛋糕吗,今天有口福了哦!”

苏青瑶发来一条语音消息,嗓音是一如既往的尖刻:“这家贵得死人!你钱多花不完咩?”

苏渺:“不要钱,我捡的。”

苏青瑶:“你是翻垃圾的咩?读啥子书,去收破烂算了!”

苏渺:......

苏青瑶:“记得给我买小面。”

苏渺:“在买了在买了。”

她打包了热气腾腾的小面,穿过城中公园高高的阶梯,上坡又下坡,终于来到了妈妈工作的伊人足浴店。

刚到门口,却见有一群人指指点点地围观着什么,听声音像是女人在吵架。

苏渺挤进人群,却看到一个穿着印迪奥logo的收腰连衣裙的女人,揪着苏青瑶的头发,扬手给了她一巴掌。

平日里张扬跋扈的苏青瑶,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没有反抗,任由她在她脸上甩耳光。

苏渺吓得手里的蛋糕小面全掉在了地上,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冲上去护住苏青瑶:“不要打我妈妈!”

却听那女人骂道:“死小三,呸,你是没得男人要了咩!”

“我不知道。”苏青瑶咬着牙,泪水涟涟,不甘地辩解,“他个狗曰骗我说老婆几年前就离了,他骗我!”

“你没长脑子吗,这么大的公司老总还单身让你捡!你以为你是天仙咩?天上掉馅饼偏偏砸你头上?”

那女人还想上前撕扯,苏青瑶害怕她伤到女儿,连忙护住苏渺躲开。

苏渺回头对穿迪奥的女人道:“你找男的去啊!欺负我妈妈算什么,我妈也是被骗了。你不敢找男的,捡软柿子捏啊!”

“哟,瓜女子嘴巴还厉害。”

那女人知道苏青瑶也是“被小三”了,不再动手,抱着手臂冷冷道,“我老公给你转学到嘉淇高中了,我告诉你,我儿子女儿都在那个学校,有胆子你就去,皮都给你扒一层下来!”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匆匆离开了。

苏渺扶起了苏青瑶,坐在公园椅上,小面已经洒出来了,幸而蛋糕包装精美,还可以吃。

她拆开蛋糕盒子,将已经摔坏但还很干净的草莓慕斯一勺一勺喂给妈妈。

她们的生活就像这蛋糕,一团破碎,却还在这样的破碎里希求着一星半点的甜美。

苏青瑶一口口吃着蛋糕,用袖子擦着眼泪,奶油也被她擦在了脸上。

苏渺赶紧用纸巾帮她擦拭掉。

她骂道:“也是阴沟里翻船了,这狗曰男人诡计多端,妈的离婚证都给我看了,哪晓得居然是假的。”

苏渺柔声安慰:“以后不理他了。”

苏青瑶:“肯定的,老娘这条件,还犯不着去当三儿。”

苏青瑶十六岁出来打工,十九岁被人骗、生了苏渺。结果男的一跑了之,她吞着苦果、一个人拉扯着女儿长大。

她身材曼妙,皮肤又好,生得一张极艳的脸庞,女人味儿十足,跟苏渺站在一起、哪看得出来是母女,宛如两姐妹。

“听说秦家娃儿是双胞胎,在学校里也风云,朋友多得很。”

苏青瑶想起那女人刚刚威胁的话,担忧地望向苏渺,“要不…咱们还是不转学了,我看北溪一中也不差,升学率虽然低,但你是第一名啊,考个普通二本没问题。”

苏渺咬牙:“妈,我查过了,嘉淇私立虽然学费贵,但是他们有奖学金抵扣政策,我…我一定会努力拿到奖学金,我要转学!”

“你为啥子非要转学嘛!”

苏渺想到在北溪一中那些不见天日的生活,想到那一双双豺狼般的眼、似要将她扒光殆尽,那一双双无名的手,推搡着她,像揉面团一样将她揉成各种形状…

她一定要飞出去。

像鹰一样,飞出这狭窄窒息的深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