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九九小说网!手机版

九九小说网 > 古典架空 > 疯狂

>

疯狂

初忍作者 著

古典架空完结

九九小说网提供《疯狂》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1-30 09:33:09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疯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九九小说网转载收集疯狂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疯狂》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公主她只想招驸马 压寨夫人是个钓系美人 疯狂

《疯狂》内容节选

《疯狂》初忍/文2022.06.26【晋江文学城首发】——天低云暗,狂风卷着枯枝落叶撩地而过,嵌在铝合金框上的纱窗都被风鼓得沙沙作响,声音愈演愈恶劣,如擂鼓般砸得人莫名心慌。黎枳放

疯狂全文免费阅读_疯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疯狂》初忍/文

2022.06.26

【晋江文学城首发】

——

天低云暗,狂风卷着枯枝落叶撩地而过,嵌在铝合金框上的纱窗都被风鼓得沙沙作响,声音愈演愈恶劣,如擂鼓般砸得人莫名心慌。

黎枳放下手机,起身去把玻璃窗拉上,不然就着这风,纱窗都得吹垮。

关好窗之后,黎枳还顺便把衣服收了,等忙完这些,她才又回到自己的书桌前。

黎枳整理了一下夹在桌子上的手机支架,她才刚搬来这研究所的宿舍没多久,就只好随便买了一个这种带夹子的支架应付应付直播,录视频什么的,她还是打算重新买一个落地支架稳当一点。

手账这个东西是黎枳从高中就开始玩的,起初她就只是自己写写画画而已,但大学那段期间流行拍vlog,学校的社团活动甚至还要求她们每人都上交一支个人vlog作为作业。

黎枳想了想自己的大学生活,也没什么特别有趣的,所幸就录了一个做手账的过程,顺便发在了自己的个人社交账号上。

那个视频网站的手账圈不是很火,能有个几千的播放量都算是小粉红了。

但黎枳的手账风格清新又独特,排版也是干干净净的,光看个封面就都能让人赏心悦目,所以她那条无心插柳的视频瞬间播放量飙升到了十几万,一夜之间跻身成为了一个小粉红。

然后黎枳就这样火了。

火了之后,就陆陆续续有一些胶带社团给黎枳寄打样产品,让她帮忙宣传。

对于这些,黎枳来者不拒。起初社团只要求录视频,越到近几年,竟然都得强制性要求黎枳直播带货了。

不过对面有钞能力,黎枳更加没办法拒绝了。

直播了几次之后,黎枳自己还喜欢上了这种跟陌生网友随意聊聊天的氛围,所以近段时间,只要黎枳自己开始做手账,就会顺手开个直播。

黎枳看了眼窗外的天气,心情有些烦闷,她不喜欢下雨天。

再加上这研究所宿舍的桌子还老是晃,她拿笔刀刻个胶带都不太敢用力,直播间的粉丝也开始吵吵着镜头太晃了。

黎枳放下了手里的笔刀,看着桌子上蕾丝纸的碎屑,叹了口气。

“那今天就不做手账了,就跟大家聊聊天吧。”

她拿起旁边的iPad,随便进了个歌单,放了首歌。

她直播间大部分都是老粉,没等黎枳开启话题,大家便自己在直播间聊起来了。

气泡水:【听说最近快出高考成绩了诶!】

橙子香喷喷:【别说,今年长理又出了一波牛人】

喜欢生土豆:【长理确实牛逼人士多,不过我还是最佩服那个为爱放弃清华的学姐】

橙子香喷喷:【诶诶!我也听说了,那届有个学长长得贼几把帅,盛名传遍陵涟,然后那个学姐就为他放弃清华了!】

【……】

黎枳盯着iPad上面的歌词发呆,没想到她放了一首04年的《夏天的风》,歌有些年头,她已经很久没听到过了,只记得这歌20年又火了一把。

“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

“清清楚楚地说你爱我。”

“……”

晃了晃神,黎枳瞟了眼自己直播间上的聊天记录,正巧有人问了一句:

【我记得荔枝老师也是长理的诶,荔枝老师有听说那个绯闻吗?】

黎枳没立马出声,突然感觉自己的耳廓仿佛被针刺了一下,她立马扯下了耳机,才发现左边的耳机线接头处红色电线已经暴露出来,显然她刚才是被这耳机漏电,电了一下。

她随手拿起了桌上的一卷和纸胶带绕了两圈,又将就着带了回去。这几年满大街都是蓝牙耳机了,有线耳机都快淘汰八百年了,所以有线耳机就还不太好买了。

因为刚才的那番动作,桌子上的一本手账本从书架上掉了下来,正好摊开在了一页,上面写着:

“今天听说年级第二为了跟他一起去上海,放弃了清华去了上交,有好多人为他们的爱情欢呼鼓掌。”

“可惜没人知道,是我先喜欢他的。”

“是我先为他疯狂的。”

————

黎枳的高中是从陵涟的长理中学毕业的。

她是被长理中学从石遵破格录取的,在初中的时候,黎枳就被她班主任抓着参加各种数文化生各种知识竞赛,所以三年里,她还拿了不少竞赛奖,更重要的是,她是石遵市的中考第一名,除了语文作文扣了一分,其他书本考试科目全是满分,这在石遵,已经算是牛破天际的大学神了,不过黎枳的体育很差劲,满分60分,她只拿了48分。

但是人长理中学根本不看体育,只要文化成绩牛逼,他们都会想尽千方百计地捞过来。

其实不用长理中学主动,黎枳的初中班主任都想把她塞进长理来。

毕竟长理是整个省最大的名校,是无数考生挤破头都想要进来的名校。

石遵市只是一个五线城市,教育经济样样落后,柳照月也不想黎枳一辈子窝在石遵那样的一个小县城,所以在接到长理的橄榄枝时,柳照月跟一匹快乐的小矮马似的,立马屁颠儿屁颠儿开始收拾东西,第二天就带着黎枳坐火车往陵涟赶来了。

昨天她就来长理踩过点,因为是自己未来要待三年的地方,黎枳这个路痴脑子就跟被仙人点通似的,一天就把整个长理的布局记个差不多了。

招生办那边的老师已经提前跟她说过班级号了,黎枳瞅着今天来的有点晚,就打算先去一趟教室,再去行政楼报道填表。

她是1198班,在2号楼的一楼最右侧,黎枳记得教学楼的布局,最右侧的班级也是离办公室最近的,又在一楼,看样子就是一号班了。

黎枳估摸着想,这种随机分配,应该也是有点讲究的,后来也果真应了黎枳的愿,暑假里的一号班,基本上都是长理的种子选手。

黎枳刚走到教室的走廊边上,便被身后从办公室出来的一人给叫住了。

“你是黎枳对吧?”

黎枳一愣,转过身来点点头。

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肚子圆圆的,脸也圆圆的,连眼镜儿框都是圆的,整个人就跟鼓了气的小河豚一样,就还……怪可爱的。

“我是你的谢老师,走吧,跟我进教室吧。”

黎枳立马反应过来,点点头叫了声老师好。

谢逊带着黎枳进了教室门,一进去,黎枳连一张同学脸都看不到,全都在乌压压地埋头做题。黎枳心里顿时一紧,别的不说,长理的学习氛围感是真的一绝,以前在石遵,上课前人能到齐,老师都得笑咧嘴。

谢逊把手里的班务日志往讲台上一拍,讲台是多媒体新型讲台,全是涂漆铁皮包装,这一书下去,直接把下面的人排得一个惊醒。

“行了,别装模作样了。”嘴上是那么说,其实看到这些人的自觉性,谢逊心里还蛮高兴的,他给门口的黎枳使了使眼色,让她进来,“这是咱班新来的学生,人从外地来的,大家多多照顾一下。”

一开始黎枳还不理解为什么谢逊要这么说,到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一号班全是从长理初中部直升上来的,这一群全是准备搞竞赛的好苗子。

长理招生部那边见黎枳初中参加了不少竞赛,就想着破格把她也塞到这个班来,让她也准备走走竞赛的路子。

所以这班,还真就她一个是外来插|入生。

谢逊让黎枳自我介绍,黎枳也没什么好说的,就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和来自哪儿。

只是她的话音刚落,《DreamItPossible》就在她的耳后乍响,吓得黎枳梗了口气。

谢逊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他瞧了眼电话,给黎枳努努嘴,就径自拿着电话出去了。?

???

努努嘴是什么意思?黎枳满眼茫然,站在讲台上不敢动弹。

讲台下,那群人又开始刷起了自己的题,没一个人抬起头看向黎枳,似乎黎枳的到来对他们来说就跟教室进了只蚊子一样,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黎枳看着讲台下乌泱泱的小蓝人,她扣了扣自己的牛仔短裤,她还没有领校服,所以起先在刚来的路上就受到过不少人的打量,一开始黎枳没觉得有什么,只是觉得这些视线有点刺挠,让人不太舒服。

但如今,没有一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黎枳觉得比被人打量更为尴尬。

就像是看着锅里的沸水在咕噜咕噜冒泡,蒸汽四溢,冲得人脸颊烫烫的。

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

突然,教室里响起了一声“刺啦”的凳腿划过瓷砖的声音,有人直接猛地捶桌嘶喊一声:“叶少爷你又哪儿有毛病了?”

黎枳被这动静一惊,视线顺着声源的方向探去。

只见那被人踢凳子的男生抬头看到她之后,尴尬的笑了笑,抓了把头发,目光里还残存了一丝幽怨的意思:“新同学好啊!”

这一声打招呼,才让整个班级活动了起来,就像是一锅浓粥被人拿勺子拨弄了两下,咻咻地开始冒起了泡泡。开始有人陆陆续续地给黎枳打起了招呼,黎枳也跟着笑了笑,以作回应。

黎枳生得白,是白到发亮反光的地步,许是她平时就习惯性刻意避着太阳,皮肤都让她养出点吸血鬼那般病态白的感觉了。她的脸上带着点稚气未脱的婴儿肥,一双眼睛虽然不大,但是却嵌着略窄的开扇双眼皮,不笑的时候带着点清冷孤傲的意味,一笑起来,那就是妥妥的纯欲笑眼。

所以就在黎枳刚才笑的两下里,已经有不少男生朝她看了过来。

笑眼弯弯,跟一对小月牙似的,眼里酝酿着的笑意蕴到了人心坎里。

黎枳倒是知道自己笑起来好看,所以在外面她几乎都是面带微笑。

众人见黎枳面相温顺,便也开始不由得纷纷鼓起了掌。

在掌声里,黎枳听到了有人喊了一声:

“外地来的?做我那儿吧。”

声音带着点儿钩,但是又清冷紧劲。

少年似是刚从后面的饮水机打完水回来,他站在桌子边,一只手捏着杯子,说完后就给自己仰头灌水,他身长玉立,校服外套松松垮垮地被他穿在身上,人虽然懒散得没型,但背脊却端正得要紧,应当是从小习惯就好,仪态端正。

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黎枳的心就瞬间被人猛地捏住,她定晴看向少年的脸。

因为隔得太远,再加上黎枳有些微型近视,看得就不太清,只能看出少年的轮廓干净硬朗,皮相带着点蓬勃的少年气。

紧接着,她就只能看到他因喝水滚动的喉结,宛若冰山一角,阔利诱人。

黎枳看到了是他提了提前面人的椅子,才会有刚才这番巧妙化解她尴尬的情形。

不得不说,他的心确实很细。

黎枳咻地一愣,她眨了眨眼睛,扫视了一下教室内部,他旁边的位置,确实是空着的。

她捏紧自己的双肩背包背带,朝下方走去。

但还未走下讲台的台阶,班里原本严谨的氛围瞬间出现了各种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些刷题的女生都不自觉地放下了笔开始讨论。

“这人谁啊,一来叶少爷就特别关照?”

“感觉长得一般啊,穿的也土土的,一脸乡里别的样儿。”

“……”

黎枳不太敢再上前走了。

谢逊在外面,讲台下方有一人拿了包盐焗花生开始吃,嘎嘣嘎嘣的,突然转过身来看向后方的叶昱钦,调侃地笑道:“叶少爷,人小妹妹才刚来,你就看上了?”

他旁边的人跟着压低声音讨论,但教授空旷,每一个字都能落入全班人的耳朵里:“这妞腿真白啊,又细又白。”

这种调笑、嘲谑的语气,让黎枳的暴露在空气中的腿不敢动弹,以前石遵就老有人拿她的腿开荤,但没想到来了长理这样的地方,也会有人这样。

“少吃点盐,看你闲的。”

少年手里把玩着水杯,慢悠悠地抬起眼皮打量着教室的前方,有点流里流气的痞样,但是他一出声,整个班级就安静了下来,先前被他提了板凳的男生此时也有点紧张地看向后方。

空气里都带了点剑拔弩张的紧绷感。

那原先吃盐焗花生的男生此时也有点不乐意了,能在这里读书,背景都不虚的,见周围人都偃旗息鼓,他又故意想呛声,不过他只敢对着黎枳说:“叶少爷昨天不还带着艺术班的小班花去喝奶茶了吗?怎么今天就开始对咱一号班的小妹妹刮目相看了。”

说完,他还朝黎枳笑了声:“小妹妹你坐我这儿也可以,哥也能对你特殊照顾。”

他旁边确实也刚好空了一个位置,只是那空位旁边靠墙,进出都不便。

黎枳有点犹豫,她现在是真的为难尴尬到了极点,耳后根都红熟了。

但是她还是下意识看向后方的那人,只见她的视线刚刚转过去,就见那人转身坐下了。

他不紧不慢地拧紧水杯瓶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指甲碰撞桌面的声音穿透了每一个的心。

一下又一下。

他说:“钦爷专照顾外地人。”

他的态度强硬又不容置喙,没人再敢发话,刚好,这时站在走廊的谢逊似乎挂了电话,正朝教室内走来。

黎枳低下头,没犹豫,朝后方走去,只是她刚走近那人,那厮便转身朝教室后方的储物室走去了。

他的桌子上干干净净,不像其他人那般,一来就堆满了书,在书堆里算题。他的书都整整齐齐地放在了书兜里,连书角都没有一丝卷过的痕迹。

黎枳知道,他是个讲究人。

黎枳不敢多看,径自坐在他旁边的座位上,把双肩包放在了书兜里面,等着谢逊进来讲话。

旁边那人仿佛是跟谢逊的脑神经串起来似的,他刚落座,谢逊就走了进来。

今天上午本来就没有安排课程,只是大家认个座,来报个道就行。

谢逊大概讲了一下来长理的安排,大概意思就是长理跟别的学校不同,别的高中一般都是八月底,九月初开始军训上课,但是长理在六月底到七月中旬有一个为期半个多月的提前班要上。

这种事情黎枳心里有谱,之前初中班主任还特意帮她打听过,便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当然,这个班里的人就更加有谱了,仿佛对于暑期补课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了。

谢逊今天可能是真有点什么事儿,便就没有多说废话,提醒了一下明天早上六点半到校之外,就直接放了大家。

黎枳松了口气,她还真挺喜欢这个跟天龙八部里金毛狮王一个名儿的谢老师,不废话的老师就是天下第一好的高级教师。

谢逊人还没离开教室,身旁的那人就开始倒腾手里的篮球了。

黎枳瞄了眼过去,原来他刚才去跑到后面去拿篮球了,此时他手里的篮球被他在课桌下砰砰砰地拍个不停,这节奏听起来还让人感觉怪急切的。

身边的植物木质香悠悠传到黎枳的鼻息间,她的心也随着这篮球拍动的节奏开始跳动起来。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恰如其分地踩在了她的心尖。

等谢逊后脚刚出教室,他就直接一手篮球弹到了前面那人的头上,紧接着,篮球又给弹回了他的手里。

“叶昱钦,你他妈是不是有毛病!”前面那人气不过了,直接猛地站了起来。

叶昱钦笑了笑,拎了拎裤子站起身来,一把薅住那人的肩膀,直接把他朝外带走,嘴里还带着点无奈哄的语气:“带你去打球还不乐意了,等会让你三个就是。”

黎枳刚想转过身打个招呼,就只见到他起身的腿部。少年的双腿修长笔直,充满劲道,校服裤腿轻轻贴在两侧,将他的腿型浅浅勾勒出。

没有留给她打招呼的机会。

她刚才的那番尴尬举动,被不少女生偷偷捕捉到了,那种如念经文一般的窸窣声又传进了她的耳朵,黎枳死死地捏住书兜里的书包带,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突然,坐在前面的一女生转过身来,睨着眼好奇地打量着黎枳。

就在黎枳被盯得有些肉麻的时候,那女孩儿又忽然开口问了:“你认识叶昱钦吗?”

黎枳本想下意识回答认识,但不知为何看着叶昱钦刚才漠然离开的动作,她心头有些不适。

“不认识。”

隔了好半晌,她才如此回答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