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
当前位置:首页 - 九九言情 - 正文

《你亲够了没》第66章 番外1

2021-09-13 15:56:35作文网 - 我要投稿 - 九九言情 - 你亲够了没
A+ A-

看完电影后,时柚和沈遇舟在外面玩了一会儿,并且约定好明天见面。

考虑到时曜好不容易回一次家,时柚准备先行回家。

她敲了敲家里的门,时曜神色淡淡的开了门。

“你到哪里去了?”时柚突然从门口探出一个脑袋,忍不住问。

时曜靠在门边,视线扫过来,语气随意道,“出去转转。”

对上小姑娘探究的视线,时曜用掌心抵住她的头顶,轻笑一声,“我的事情少管。”

“……?”

谁要管你的事情了!!

时柚抱着自己被揉乱的头发,往后缩,躲过他的手。

然后推了推他的肩膀,“随便你吧。”

时柚关上门,抬脚走进卧室,正准备将房间的门给关上。

靠近门下的那块地方,一只脚隔在那儿,一个反向的作用力,将门边缘给抵住了。

时柚不解的抬头去看。

时曜抱着手肘靠在门边,一言不发,神色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轻轻抿了下下唇,无端琢磨了一会儿,才开口问,“你们小女生,都喜欢看电影吗?”

“还行吧。”时柚问,“怎么了?”

时曜看着她,又收回视线,“没什么,就问问。”

他半边脸埋在阴影里,神色并不分明,指尖点着下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凭借着对于时曜的理解,时柚隐约觉得有情况,但是她又猜不到什么。

猛然间,她想起了看电影之前和沈遇舟在转角,碰见和时曜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

女生扎着高高的马尾辫儿,背对着,修长的脖颈向上拉成一条笔直的弧线,皮肤瓷白,个头高挑。

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时柚忍不住想。

会不会和之前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女生有关呢?

“哦。”时柚用手轻轻拢住门缝,“没什么事情我就先睡觉了。”

“晚安。”时曜收回抵住门的脚,抬脚走回自己的房间。

/

隔天,荆市。

看完那场《1940》,带来的冲击让时柚好几个小时都没有缓过来,季时蹊就是看完这个讲述航天工程以及科研工作者的电影之后,才开始想要继续坚持天文这条道路。

沈遇舟办公室里办公,Mac电脑放在办公桌子上,修长的指尖轻轻点在键盘上敲击。

那次在边疆的模拟实验算是告一段落了,任务完成的十分出色和成功,同时也为研发取得重大进展奠定了基础。

校庆暂时也忙完了,沈遇舟开始处理手边几项研究生的论文指导。

“沈教授,那我回去改一下,后天再发给你看一看,行吗?”研究生抱着笔记本电脑,站在旁边。

“行。”

沈遇舟想了想,“后天下午我没课,你可以来找我。”

“谢谢沈教授!”

研究生将桌子上的文件拿回来,小跑着跑出了办公室。

沈遇舟揉了揉太阳穴,将鼻梁上架着的金丝边眼镜给摘下来,单手抄兜,视线望向窗外。

办公室里并没有其他人,今天只有他没课,其他的老师都在教学楼里代课,要么在实验室。

他抬手看了眼手上的腕表,泡了杯咖啡,接着回到座位上办公。

门边响起轻缓的敲门声。

“请进。”他将咖啡杯放下。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条缝儿,露出一小撮栗色的发丝。

沈遇舟忍不住失笑。

似乎门外的人并没有察觉门内的人早就看见了她,她又将脑袋缩回来,食指和中指扣在门边,压住厚度的那里,轻轻的又将门给关上了。

时柚原本是来找季时蹊的,季时蹊最近因为跟着队伍去边疆,没有提前告知他的爸爸妈妈,家里人又担心又生气,加上季时蹊本身又是个嘴硬的人,便在和家里人冷战。

季时蹊妈妈请时柚给季时蹊送点东西,夏天入夏的竹木凉席。

时柚今天来学校准备给他送东西,但是季时蹊把她给拉黑了,她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他,只好将东西放在他宿舍楼下的宿管那里,拜托宿管通知季时蹊过来拿。

她正准备回家,转念间想到沈遇舟应该还在办公室上班,便来到天文楼。

敲门之后。

男人放下手里的磨砂杯,视线轻缓的投在电脑上,修长白皙的指尖在触控板上轻轻的移动着,应该是在认真的处理公务。

时柚觉得还是不打扰他了,指尖拉上门。

“进来。”

门内又传来他不疾不徐的声音。

时柚迟疑了下。

楼道里渐渐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有学生们彼此交谈的声音,不久之后,又响起了于常丽老师的声音。

“好的,这个活动你们先组织吧,后面再发给我看看。”

“于老师,我来找你签字。”

“办公室在前面,先过去吧。”

因为上次被于常丽训话的阴影,时柚吓得一个激灵。

她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得太急差点被自己的脚绊一跤,身体往前倾。

“……!”

手臂张开,还没抓住什么东西保持平衡,一双温热的大掌摁住她的腰际,鼻尖抵住一个结实的胸膛。

被抱了个满怀,鼻尖砸得有些疼,萦绕着雪松清冽的气息。

时柚忍不住揉了揉鼻尖,这才抬起眼看他。

沈遇舟单手抱住她的同时,又眼疾手快的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刚好对面的门外,传来钥匙剥落的声音,于常丽还有那几个学生进到了对面的办公室里。

只差几秒,她要是没进来的话,就会被于常丽还有那几个学生碰了个正着。

时柚倒也不是非要躲着人,只是因为于常丽以前把她叫到办公室喝茶,她心里还有些阴影。

“撞疼了没?”沈遇舟揉了下她的脑袋,俯身盯住她的脸颊。

雪松的香味格外撩人,时柚抬了抬手,“没有。”

“你办公室里会不会来人啊?”

“今天下午六点钟之前,都不会有人过来。”沈遇舟轻笑道,“怎么?”

门外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学生敲了敲对面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时柚踮起脚,将垂着的手又往上,放在他的肩膀上,“没有,只是有人的话会觉得尴尬。”

“尴尬什么?”沈遇舟问。

时柚:“就是呀,我们两个才公开,肯定有好多人都会看我们。”

时柚在京华名气也很高,她是唐悦容教授的学生,再加上在漫画领域出名,最近油画又获了金奖,又和京华“最年轻有为”的,众多女生心目中的高岭之花沈遇舟谈恋爱。

这一连串的事情就像是重磅炸/弹,随便一个拎出来就能叫人沸腾。

她进入学校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扣着脑袋,从侧面的南门偷偷溜进来的。

“我这么见不着人?”沈遇舟打趣。

“不是。”时柚踮脚抱住他的脖子,将脑袋埋在他的颈窝,轻轻的蹭了下,“是我会有点……”

男人喉间溢出笑意,指尖绕着她的发丝,把玩着,视线眯起,“会有点什么?”

“有点害羞。”

话音刚落,腰间一紧,腰窝那里落了些重量,热源隔着衣料源源不断的传来。

转瞬之间,时柚被拦腰抱到办公桌前,双脚稳稳当当的落在地面上。

沈遇舟坐在办公桌边的转椅上,交叠双手,眉梢微挑,“坐。”

“……?”

办公室里的办公桌都是隔开的,每个椅子离得相对有一定的距离,时柚周围并没有什么座位,她不解的眨了眨眼。

所以,坐、坐哪儿?

坐他腿上吗??

还没反应过来,沈遇舟牵住她的手指,将人往怀里一带。

雪松香味卷袭着侵占的意味靠近,转瞬之间,她整个人跌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半圈在怀里。

时柚微微仰着脖子,目不转睛的看向他。

男人睫毛很长,根根分明,颈间拉出好看的线条,喉结上下滑动一阵。

他的手臂越过她身体的两侧,将笔记本电脑拉近,指尖在触控屏上轻轻的往下拉,屏幕上的文本也随着弹出。

时柚眯着眼,只瞥到了一行天文实验,后面那个破折号里面的内容她也看不懂,对于全文的内容更是一窍不通。

每个字都认识,可是拼接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在看天文数字似的。

“我的研究报告。”沈遇舟的视线淡淡的扫在电脑上,“写完我们就回家。”

“好。”时柚点了点头。

气温莫名有些热,男人的指尖温热,在键盘上敲打着落下好听的声响,一下一下的,肩膀的衣料随着手臂的移动,而轻微的动着。

时柚渐渐有些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低头翻了翻。

但是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特别无聊,她看了会儿就将手机又放回口袋,

时柚轻轻揪了一下他的衣角,“那个可以吃吗?”

小巧的玻璃瓶里装着橘色的糖纸包裹的橘子味硬糖,看上去色泽分明,瓶子的封口没有拆封,瓶身外面还裹着一层薄薄的塑料包装。

“可以。”

时柚手撑在他的腿上,稍稍用力,身子向前探去抓桌子上的玻璃瓶。

触碰到瓶身外面的包装,她轻轻撕掉外面的一层塑料纸,正准备将瓶盖拧开,手里的玻璃瓶被一个人抽走。

时柚不解的抬了抬眼,回头看他。

对上她的眼神,沈遇舟挑了下眉,指关节稍稍用力,就将瓶盖给拧开。

沈遇舟看了看手里的玻璃瓶,“这是我们教师节的礼物。”

“教师节的礼物?”时柚好奇的问。

沈遇舟想了想,“嗯,几个月前我带的一届毕业生送给我的。”

饮食习惯原因,他并不爱吃甜食,舌尖那股甜的感觉会让人觉得腻,不如咖啡的苦味儿给人一种提神醒脑感。

当时毕业季的学生们自发送给各自的老师教师节礼物,在上课的时候带过来,同时还写了祝福卡,上面有全班同学的签名。

礼物并不贵重,但是却是学生们的一片心意。

沈遇舟那天只有一节课,便收到了一罐子橘子味糖果,放在办公室里,搁置在桌面上也没有人拿,也一直没有拆封。

小姑娘倒是显得很感兴趣,指尖无意间划过他大腿的衣料,侧身坐在他腿上。

想要伸手去拿那罐糖。

可是她好几次快拿到,沈遇舟便将抓着玻璃罐的手臂抬高,又到了一个她坐着够不到的高度。

尝试了好几次,时柚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里出来。

“柚柚。”他轻笑起来,嗓音带着含混的沙哑,“想吃吗?”

“……”

下午的气温有些令人乏闷,气压偏低,像是扼住空气的小兽,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连带着风都揉杂着躁动。

“想吃。”

时柚一双清亮的鹿眸,眼中的光亮闪闪的,睫毛随着呼吸上下轻轻颤动。

沈遇舟挑了下眉,还没挪动手腕,时柚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啊”了一声,低头将放在裤兜里的手机抓出来。

“我接一下电话。”

过了几秒钟,她讲完电话,将电话挂断,鹿眸中的光亮更亮,指尖挨在他的手臂上。

沈遇舟忍不住问,“怎么了?”

时柚的声音很兴奋,“刚刚唐铎打电话给我,说有一家投资公司联系我,问我要不要办画展。”

时柚在大学期间就有许多油画作品,获得大奖小奖的作品也有不少,但是从来没有办过画展,本质上因为她是个学生,而且名气来说不是很够。

参加那次油画大赛后,已经有很多投资方注意到了她。

有别的漫画公司向她抛出橄榄枝,甚至有广告找到她,但是时柚都没有答应。

沈遇舟轻轻绕着她的头发,并不觉得意外,“你同意了吗?”

“当然同意了!”她说,“我高中时候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开油画展览,就像我的老师那样。”

她那本高中时期画的第一部漫画,女主是一名漫画家。

女主最后成功在大赛获奖,一举成名,并且成为了一位很有名气的油画家,同时也在全球开办油画画展,并同样取得成功。

时柚正在想着她有哪些作品,想着想着,肩膀侧面的肌肤洒下一片温热。

她顿时回过神来,侧着脑袋看向他。

男人从玻璃瓶中取出一粒橘子味儿的糖果,修长的指尖慢条斯理的挑开琉璃色的糖纸,糖纸擦过指尖,发出簌簌好听的声响。

接着,略微抬起指尖,将糖纸中包裹的那粒糖捻起。

不知为何,她就那么看着,心跳一下响于一下。

“来。”沈遇舟将那粒糖送到她的唇边。

时柚后知后觉的张开嘴,轻轻咬下他指尖的那粒橘子味儿的糖。随着动作,舌尖轻擦过他的手指,莫名染上了一层。

“……!”

不就是吃个糖吗,怎么这么不对劲!

小姑娘睁着眼睛,视线不由自主扫向刚刚舌尖碰到的指尖,她的脸颊飞红,正准备从他怀里挣脱开。

沈遇舟没放她走,手臂抵住桌边,几乎将她半圈在怀里,俯身凑近了些,眯起眼问,“甜吗?”

“甜。”时柚点了点头。

味蕾上炸开甜腻的味道。

时柚吃糖的时候有个习惯,她喜欢过几分钟,就将嘴里的快要化掉的糖嚼碎。

她刚将糖嚼碎,舌尖蔓延上一层甜,刺激着味蕾。

橘子味硬糖的里头,还有同样甜腻的流心,被裹挟着从碎裂的缝隙里淌出来。

耳畔传来一声笑,“真的吗?”

听见他的发问,时柚一脸真挚的点了点头。

罐子就放在她后背的位置,时柚向后弯着小臂,就能够碰到,她从瓶里倒出一粒,“你尝尝看。”

“……”

柔软白皙的手掌向上,里面静静地躺着一粒糖。

对上他上挑的目光。

时柚很快将五指蜷住,手握成一个拳头,同时将手又收了回去。

沈遇舟的口味她有观察过,男人不太爱吃甜食,只要是和甜品沾边儿的,他基本上不怎么碰。

甚至说,压根儿不会看一眼。

这瓶糖果放在这里这么久了,时柚也不会觉得奇怪,因为本身就不符合他的口味。

这样想着,她正握着那颗糖果,想将它重新放回瓶里。

手腕上传来炙热的触感,男人伸手摁住她的手腕,头顶传来清晰的声音,“怎么又放回去了。”

“……”

然后,他又笑,“不是说让我尝尝的吗?”

时柚盯了他几秒,开始窸窸窣窣剥落糖纸。刚才糖停留在掌心里的时间过长,而她本身体温就热,糖果的表面在掌心里化了一层。

她生疏的学着刚才的动作,挑开糖纸,将融化了表面的糖果轻捏起来。

放在他的唇边。

沈遇舟喉结上下滑动一阵,身子向前轻探,咬住了她指尖的糖果。

他的神色没有半分变化,黑眸又更深邃了一重。

“甜不甜?”时柚抬了抬眼,问道。

见对方没有出声,时柚忍不住回头看看那个玻璃瓶。

橘子味儿的气味很淡,可是里面的流心又加重了甜腻的味道,甚至有些过糖,时柚本身口味就偏甜,而且小姑娘都喜欢甜味儿。

她脸上的温度尚未消退,腰间一紧,一阵雪松清冽的香味裹上她的鼻尖。

沈遇舟俯身,单手捧住她的脸侧,吻了下去。

噼里啪啦。

她的手肘往后靠住桌面,桌上的玻璃瓶一下子被打翻,里面的水果糖弹出来,散乱的洒在桌面。

“糖……”

她刚吐出一个字,气息就被盖住,化作唇齿间的呜咽。

齿间滚过甜腻的味道,咬碎的水果糖辗转于齿间,一下一下的,沉沉浮浮,舌尖扫荡着闯进来。

时柚仰起脖子,拉出一道修长的直线,被迫抓着他的肩膀。

糖果的流心完全融化开,气味儿更加甜,她却无暇顾及水果糖的气味,唇齿间那股苏麻一点点散开,缭绕不绝,像是要带着她共赴沉沦。

经过这么多次,时柚大概也摸了点儿门道,小心翼翼的向前试探着,炙热的气息更加浓郁。他的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手摁住她的腰窝,更加缠绵。

亲完这个漫长的吻后。

小姑娘紧紧的抱住他的肩膀,浑身上下都发软,整张脸埋进他的肩膀,声音隔着衣料,气若游丝,轻喘着气儿。

“还好吗?”他轻声问,指尖摸索过她脸颊碎发,“嗯?”

“……”

听到这个声音,就像是一下子,把时柚从头脑发热之中给拉了出来。

这可是在办公室。

还是在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

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她感觉一点儿都不好。

想到这里,时柚的视线不由自主看向桌上的玻璃瓶,又忍不住烫红了脸。

玻璃瓶早就被打翻了,瓶里橘子色的糖果撒了一桌,有几颗掉到他的鼠标边,还有一些从桌上滚落到地上,四散开来,乱作一团。

就像是昭示着刚才办公室的气氛,究竟有多暧昧,多么令人脸红心跳。

时柚气咻咻的捏住她的肩膀,“糖果全打翻了。”

腰间的手扣得更紧,沈遇舟再次俯身,轻笑起来,亲了亲她微红的鼻尖,若有所思。

“嗯。”

“你嘴里那颗,好像比我的要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