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
当前位置:首页 - 九九言情 - 正文

《你亲够了没》第50章 够了没

2021-09-13 15:56:11作文网 - 我要投稿 - 九九言情 - 你亲够了没
A+ A-

话音刚落地,时柚的心头重重的跳了下。

雪松的香味卷入她的鼻腔,连带着淡淡的薄荷沐浴露的香,还有那种成熟男性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她忍不住轻轻地嗅了一下。

有点好闻。

她仰着脖子看向他,睫羽像是一把小扇子似的,上下轻颤,她突然又凑近了些。

沈遇舟抬手,将她的头发抚到耳后,嗓音撩拨,“好闻吗?”

“好闻。”

少女点了点头,虽然有些害羞但也横冲直撞,一腔爱意都写在脸上,直白而热烈。

沈遇舟忍不住失笑,倾着上身靠近,“那我以后常用。”

“……”

家里本来就开着地暖,靠近他房间的这边似乎是地暖的中心,每一块瓷砖中间的地方散发着温暖的温度。

沈遇舟的视线紧紧地盯住她,不一会儿,指尖稍稍抬起她的下巴。

时柚被迫仰着脑袋,面对着坐在他腿上,莹白的脚趾踩住椅子腿,触碰到金属的冰凉,她稍微蜷了下脚趾。

拖鞋在中途就被蹬掉。

“啪嗒——”

两只棉质的布拖在地上滚了几圈儿,掉在地上一片细微的声响,最终分别落到她脚够不到的地方,一只翻过来,另一只躺在地上。

时柚挣扎了几下,想从他腿上下来,被男人摁住肩膀,“等会儿捡。”

“……”

行吧。

男人好整以暇,“来。”

顿了顿,他轻笑,“想做什么都可以。”

“……”

听见他的声音,时柚再度看向他。

刚才亲了他一下,沈遇舟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眼底的兴味更浓,就像是任由她为非作歹。

高岭之花任由她为非作歹。

还说想做什么都可以。

“……!”

这不上!就是!她不行!

仗着这份底气和较量的心思,她攀上他的肩膀。

沈遇舟眉梢微挑,一瞬不眨眼地盯她。

小姑娘手软的像是没骨头,明明有点暖,却更像是带了一簇小火苗。触碰到他耳后的那块肌肤,无意之中撩拨点火。

她轻轻地向前试探,唇齿擦过他的唇角,很轻很轻。

一下。

又一下。

刚洗完澡,浑身上下都带着薄荷味的沐浴露的香氛,就像清凉的小钩子似的,阵阵引人醉而不知。随着靠近,薄荷味的清香更浓,还带着点她独有的甜味儿。

知觉男人身子一僵,喉结上下滚动一阵。小姑娘坏心眼儿的加重试探,就像是一片羽毛在他心尖上挠着,痒得要命。

对上他眼底的深邃,时柚下意识眨了眨眼,表情略显无辜的看向他,红得滴血似的耳朵却暴露了她此刻心里的害羞。

沈遇舟俯身,唇贴近她的肩膀,气息温热沙哑,“好玩吗?”

“好——”

还没说出那句‘好玩’。

齿间刚溢出一个字。

他便将她抱到办公桌上,扣住她的后颈往下压,唇齿间更加疾风骤雨般的吞噬,卷掉她的氧气,完全主宰着她的气息。

掉转攻势,完全在转瞬间,吻一路向下。

掀起一片儿水花。

……

过了好一会儿,时柚轻轻的喘着气儿,脸不受控制地涨的通红。眼角挂着泪渍,唇瓣水灵灵的。

她声音闷闷的,低头揪住他的袖口,“热。”

沈遇舟将她的脑袋摁在他的肩膀上,轻声道,“乖乖等我回来,好不好。”

“……”

“好。”时柚被他抱到沙发上。

/

休息了一会儿,时柚将披肩给脱了。

披散的发间淌了点儿汗,她全身都被他蹭了雪松味儿,毛衣被汗湿透了,估计刚才那个澡白洗了。

隔壁的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沈遇舟正在洗澡。

时柚有点轻微的气愤,她在沙发上挪了下,没动。

室内地暖开到了十八度,是一个刚好的温度,她缓了缓,才重新拿起沙发上面的iPad遮住脸。

时柚开机,查看她不久前坐在沙发上画的草稿。

她画线稿的是一个Q版的人物头像,作为新春掉落的主角人物彩蛋,才堪堪上了颜色,只涂了一半,剩下的部分没有涂完。

刚打开软件,上面的提示音冒出来,提醒她最后一次关闭画布是四十分钟之前。

时柚盯着那个提示看了一会儿,脑海里冒出许多回放。

所以…他们刚才真的亲了很久吧。

她的唇都有点麻。

啊啊啊啊。

而且,他还咬她的肩。

时柚的脸又红了一个色度,猛地将画布给关了,屏幕上一片黑屏。

就算除去中途两个人说闲话的时间,还有一些对视,那么,至少也有很长的时间了。

时柚揉了揉眉心,再次躺在沙发上。

虽然亲了这么长时间,但她却并不会觉得讨厌,因为是和喜欢的人一起亲密。

而且,沈遇舟会在一些细节上照顾她的感受。

她能感受到。

浴室的门从里面拉开。

男人宽肩细腰,松松垮垮系着袍带,修长笔直的双腿比例优越。浴袍之下隐约可见劲瘦的腰身,若隐若现,令人浮想联翩。

锁骨附近有一粒褐色的痣,没在浴袍半遮的领口之中,性感又禁欲。

他额间的水珠落下一滴,擦过微凸的喉结,顺着肌理纹络藏入肩颈。混合着干爽清冽的薄荷沐浴露香,氤氲缭绕。

“休息好了?”他走过来。

她推了下他的胸膛,咬了下唇。

沈遇舟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下,“去洗澡吧,我在书房办公。”

“……”

时柚“嗯”了一声,关门进了浴室。

她本来就洗过澡了,只不过刚才出了一身汗,现在就简单的冲个澡。

过了半秒,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

白皙的肩膀处满是红印,深深浅浅的印子,在她肤白透亮的皮肤上格外明显。

时柚不再看向镜子里,站在原地,脸红得像一颗柿子。

浴室里响起水声。

沈遇舟带着电脑走进书房。

她浑身上下都是他喜欢的样子,就连刚刚被吻后眼角带泪也是,让一向冷静自持的他难得有些轻微的失控。

但是沈遇舟还是克制而理性。

毕竟他比她要大了七岁,要考虑到她的年龄,想到的事情也更多。

小姑娘年龄还小,而且他们才刚确认关系没多久,还要再等等。

这么想着,他打开电脑。

这次的线上会议发起时间是晚九点到十点,在一间线上会议室,只开语音不开视频。

这是全校为单位的组织会活动,本身就是商讨教师们的下学期开学典礼活动事宜,以及下学期节假日或者其他的大型文艺社团活动安排。

一般来说,这种非正式会议由各院辅导员轮流主持,并不太严肃,且氛围稍显轻松。线上会议上大多都是讲师和年轻的教授,以及全校各院系辅导员。

程池调出ppt,清了清嗓子,“这次会议的负责是我,我是天文学院大二和大四的辅导员。”

“下半学年活动并不多,主要有一个校庆需要全校师生共同参加,下面就是外校教授来我校的交流会,以及几个节日晚会,社团活动等等。”

“我来介绍一下,首先是校庆,校庆大概在三月,和新生军训是一个月,在新生军训前,辅导员们需要先进行一个星期的提前集训,以便适应军训生活方式,调动辅导员的积极性,从而带动学生热情。”

“我先说到这里。”程池停住,“校庆部分由我院沈教授向大家介绍。”

“……”

沈遇舟打开麦克风,调试了一下。

然后他调出电脑里提前准备好的文案,开始不紧不慢地念着,男人标准的音调响于麦克风内,隔着闷闷的一层喇叭,却并不显得沉闷,反倒干净又悦耳。

沈遇舟:“京华校庆是我校建成135周年纪念活动,活动日当天组织学生参观校史馆,进行全校范围的文艺演出,以及各社团举办相应特色活动。”

“除此之外,还需要进行的是教授专家午餐会,做好专家与学生之间的互动交流,更好的启发……”

门边传来咚咚咚几下敲门声,接着,门拉开一道缝隙。

“吱呀——”

小姑娘刚洗完澡,也洗了头,浑身挂着水汽,朝着门内张望了一下。

“沈教授,我洗了头,你家电吹风——”在哪儿。

时柚正准备问电吹风和擦头发的后毛巾放在哪,视线一扫,瞥见他坐在Macbook前。

她略微地,轻顿了下。

他好像是和她说过,他在书房办公来着。

但是,为什么电脑桌面是ppt,好像还会动?

时柚仔细辨认了一会儿。

而且,还有几个聊天框儿,分别显示着头像,很像是那种连麦会议。

嗯,线上连麦会议。

“…………”

空气静默了几秒,无论是电脑内外,都无人敢率先打破诡异的沉寂。

线上会议的成员纷纷集体闭麦,一声不响。

像是约定好那般,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那种巨大而不可言喻的冲击,是小姑娘清甜略带困意的嗓音传入麦克风后带来的。

就这么停顿了半分钟。

沈遇舟轻声开口,“毛巾在浴室,靠门的墙边挂着,电吹风也在。”

“……”

“啪嗒!”

没等他说完,时柚用力关上门,意识到什么,心跳一下响于一下,像是快跳出嗓子眼儿。

她好像,要,完了。